本体官方综合客户端ONTO已经更新

近日,我们收到很多关于本体官方综合客户端ONTO的反馈。今天,ONTO更新版正式发布,本次ONTO版本将为您带来两个重要的变化:

1. ONTO中ONG(Ontology Gas) 提取将临时免费(目前提取操作需要0.01 ONG的手续费)。

2. ONTO 将为用户提供更安全的共享钱包(即多方签名钱包)。共享钱包需要多个钱包同时批准,方能够从共享钱包余额中转出资产。

一、关于ONG提取  

我们可以支持用于免费提取ONG,包括“可领取”ONG数量和“已解绑”ONG数量。需要注意以下两点:

1. 设置中最小提取金额为0.05 ONG,即“可领取”ONG数量或“已解绑”ONG数量需要大约0.05 ONG才可提取;

2. 已解绑的ONG是指尚未添加到用户钱包的可提取ONG余额,需要做出一笔ONT交易后才能更新,我们将为用户自动发起一笔1个ONT的自我转账,将已解绑的ONG转换成“可提取”。

二、ONTO共享钱包使用四步骤

1. 创建共享钱包

2. 使用共享钱包发起转账交易

3. 等待共享钱包的其他参与方签名确认

4. 按规则完成签名确认及转账(如共享钱包的三个参与方,已有两个确认转账),查看共享钱包转账记录

注:本次共享钱包演示选择的模式为:3个钱包参与共享钱包,并且只要其中的2个钱包按顺序确认,即可完成共享钱包内的资产转账

1. 创建共享钱包,添加所有参与的钱包公钥信息

钱包公钥信息可在“钱包管理模块“查看,如下图
↓↓↓

2. 共享钱包发起转账

参与方的转账确认顺序可以拖动调整。

需要注意:顺序一旦确定不可更改(演示规则为3个钱包中,有2个钱包按顺序签名确认,共享钱包就可以成功转账)

3. 共享钱包的其他参与方按顺序签名确认

(演示规则为3个钱包中,若有2个钱包确认,共享钱包即可成功转账,图中以wallet 2 签名确认为例)

共享钱包其他参与方需要加入共享钱包
加入方式为添加共享钱包地址即可,如下图

4.完成确认后,处于“待处理”状态

最终转账完成,可查看共享钱包转账记录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络我们

联络邮箱:contact@ont.io

官方微信:OntologyNetwork

微信小助手:ontologyadmin(只面向专业技术人员开放)

官方微博/今日头条/企鹅号:ONT本体

官方网站: https://ont.io

ONTO website: https://onto.app

GitHub: https://github.com/ontio/

Twitter: https://twitter.com/OntologyNetwork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ONTnetwork

LinkedIn: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ontology-network-official

Reddit: https://old.reddit.com/r/OntologyNetwork

Medium: https://medium.com/OntologyNetwork

Telegram: https://t.me/OntologyNetworkCN

Discord: https://discord.gg/4TQujHj

NEO与Qtum量子链的客观对比

源引数字货币博主Store of Value

NEO与Qtum量子链是两个正在中国国内建设的区块链智能合约平台。这两个项目都是由中国企业家领导的,且他们的开发团队都位于上海。虽然Qtum量子链如同当初以太坊注册在瑞士那样在新加坡完成注册,但是仍是个中国项目

最近这两个项目得到广泛关注,其部分原因是过去几周之内价格的大幅上涨。NEO在一系列高调的品牌重塑及随后在8月8日发布其新升级版智能合约平台之后,价格从七月份的仅7美元一路飙升到八月份的60美元。NEO团队围绕着这一重大事件也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品牌营销活动。目前NEO的整合形式比较严峻,其价格基本保持在35美元左右。而Qtum量子链的价格涨幅相对就稳定得多,从七月份得7美元上涨到本周最高点位20美元。与NEO不同的是,Qtum量子链团队在这段时间内低调地放出两大利好,先是发布其第二版测试网络,以及Qtum量子链在韩国第二大数字货币交易所Coinone正式上线。此后Qtum量子链价格稳中有升,自历史最高点后长期稳定在16-18美元。

NEO与Qtum量子链作为两大中国领先智能合约平台,经常被拿来相互比较。由于它们的应用相似切都发源于中国,所以人们经常使用零和方法来评估这两种数字货币。简而言之,大家都想知道谁能更胜一筹,并成为“中国以太坊”。

而我和其他很多人一样,始终在研究数字货币。此前,我写过许多关于NEO与Qtum量子链的文章。其中我曾分别在7、8月的两篇研究报告中指出当时7美元的NEO和11美元的Qtum量子链都是被严重低估的。而在这篇博文中,我想总结一下我目前所有的研究成果,希望能给到大家一些启示。

团队

NEO的核心领导团队成员是达鸿飞和Erik Zhang,达鸿飞同时也是Onchain的首席执行官。NEO是Onchain的开源项目,由Onchain引领其未来开发。而Erik作为Onchain的高管兼首席工程师,主要负责NEO项目的开发。
虽然达鸿飞的领英对他的教育及专业背景做了简单概述但是信息还是比较有限。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获得文学学士学位,此前他曾担任IntPass Consulting的首席执行官9年,后创立了Onchain和NEO。
Erik的领英提供的信息则更少,只知道他毕业于四川大学。听说他拥有电子工程的学士学位,但却没有可靠的信息来源。Erik曾在在几个大型区块链事件中已经就NEO项目进行了技术研讨,还曾写过一篇关于拜占庭式容错(dBFT)共识机制算法的论文。虽然你现在仍可以在谷歌的缓存中找到这篇论文,但是关于这篇文章的官方链接已经失效了好几天。
NEO的官方网站上只是简单介绍了团队成员的职位及非常有限的背景介绍。

QTUM量子链有三个联合创始人:帅初、Neil Mahi和Jordan Earls

帅初毕业于Draper University,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博士学位的同时为阿里巴巴工作。后来他放弃攻读博士涉足区块链行业并一直致力于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创新。2014年时,他作为BitBay的项目的投资者,在BitBay的私募和市场营销方面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自那以后,
帅初遭到BitBay首席工程师David Zimbeck指控,David声称帅初通过制造虚假的成交量将BitBay的价格炒高,再高位抛掉手上的BitBay达到自己的盈利目的,与此同时BitBay的价格也因此跳水。然而David是唯一一个提出该指控的人,且的确拿不出什么确凿的证据。然而,这一指控已在数字货币圈子传开并极大损害了帅初的声誉。此前帅初对这一问题始终保持沉默,但最近开始公开表达他对这一指控的看法并澄清了整件事情的始末。最近,帅初因其对推动区块链技术作出的巨大贡献被《福布斯评选为》‘中国30 under 30,2017’其中一员。
Neil Mahi拥有ISCAE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来专攻计算机科学。他拥有超过20年的软件开发经验和4年的区块链技术经验。他不仅是一位精通区块链经验的软件开发专家,还曾经是一名能说四种语言的职业扑克玩家。
Jordan Earls自学成才,从十三岁就开始编程。目前他已经审核过超过100种数字货币的设计,并发现若干安全漏洞,是数字货币社区中值得信赖的知名成员。此外Jordan Earls的博客经常也就区块链核心技术作深入探讨,在推特和Slack上也保持高度的活跃。

双方的著名投资人:

NEO:
NEO的官网上并没有列出任何著名投资人,达鸿飞和Erik的个人社交网络上也没有相关信息。但在路透社最近的一篇报道中提出Onchain已经获得中国国际商业巨头复星国际(Fosun International)。

Qtum量子链: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Anthony Di Iorio
滴滴出行创始人兼CEO程维,亿万富翁
Augur联合创始人Jeremy Gardner
分布式投资合伙人沈波
Jen Advisor合伙人 Jehan Chu
华为供应链总监Gao Qingzhong
OkCoin总裁徐星
中沃投资合伙人 LiHua Yi
比特币资深投资人李笑来
比特币资深投资人Roger Ver
著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

技术:
NEO是基于自主研发的智能合约虚拟机运行的智能合约平台。且能支持诸如Java及C#这样的主流开发语言。
NEO和GAS是NEO的区块链上的两大基本要素,NEO代表着区块链的归属权而Gas则是其激励机制。NEO的所有者可自动生成GAS并拥有区块链议题投票权,诸如谁能成为bookkeeper节点等;而GAS则是用于支付智能合约及交易的手续费。
由于NEO所使用的是拜占庭共识算法,这需要bookkeeper节点使用PoS机制来验证网络交易。如果用户想要运行Bookkeeper节点,那么其前提是他们的钱包中得至少拥有1000个GAS,并以此提名自己,发起是否能成为新的Bookkeeper节点的投票。
根据达鸿飞AMA所描述,NEO可处理每秒1000次的交易,并在接下来的15-20秒钟就能完成最终确认。

Qtum量子链结合了比特币及以太坊各自的的技术优势,并在此基础上开发属于自己的技术。是全球首个基于PoS机制的智能合约平台,独创性的提出和实现了分布式自治协议。其账户抽象层(AAL)实现了UTXO模型与以太坊虚拟机(EVM)账户模型的的无缝交互。它能够在移动终端及物联网设备上部署智能合约,并利用智能合约等技术实现区块链网络参数的无缝调整(且不会引起分叉)。
账户抽象层(ALL)的先进不仅在于它能将两种完全不同种类的技术相结合,更体现在它能让Qtum量子链不受限于以太坊虚拟机。Qtum量子链已经着手设计自主研发的的X86虚拟机原型来替代以太坊虚拟机,据悉,该X86虚拟机将允许开发者使用包括C, C++, C#, and Java在内的主流开发语言进行开发。

项目开发进展
NEO于8月8日正式发布了其更新版智能合约虚拟机,它目前支持C#, VB.net, F#, Java, and Kotlin开发语言。
NEO计划在未来开发支持C, C ++, GO, Python, and JavaScript开发语言的虚拟机,但是并未公布何时能够实现这些目标。

Qtum量子链分别于今年五月和八月中旬发布了其第一、二版测试网络。他们的第二版测试网络已经完全基于PoS机制并实现分布式自治协议了。而他们的主干网络将在9月13日正式上线。
7月份Qtum量子链发布了一个可在移动终端上运行的钱包模型,在这个Demo中你可以看到它是如何在Apple Watch上运行的。

ICO进展及基于两个平台开发的项目概况

NEO
自NEO 8月更新新版智能合约虚拟机以来,以下项目借助于NEO发起ICO:
Agrello
Red Pulse (在中国政府出台ICO监管政策后禁止中国公民参与其ICO)
Alis (已宣布撤销接受NEO的token进行ICO)
而基于NEO搭建的项目有:
Red Pulse
AdEx
根据neotracker.io的说法,目前在NEO的区块链上部署的智能合约只有两个,且都是由其首席工程师Erik Zhang部署的测试版本,且最近的一个还是在去年七月部署的。

Qtum量子链
已经或即将借助Qtum量子链发起ICO的有:
Agrello
Bodhi
Vevue
Tron
Energo
Inkchain
HashRush

目前已经有17个项目在Qtum量子链上正式落地,其中四个正式宣布可用Qtum换取他们的代币。
Bodhi
Vevue
Energo
Inkchain

合作及与政府关系

NEO:
1. 微软?
NEO与微软之间的关系微妙,但目前还没有官方宣布任何合作关系。几个月前,微软在北京为NEO举办了一场峰会,且最近则在上海与NEO一起举办了一场区块链编程培训。
阿里巴巴?
阿里巴巴与NEO目前还没有已经提上日程的合作关系,但正着手与Onchain合作建立一个私有区块链。
中国政府?
此前Onchain宣称将与贵阳政府合作建立一个用于身份识别的区块链。还对外称正与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合作开发一个公平的股权众筹平台。但这两个目前都没有这都没有正式的媒体声明。NEO与中国政府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Qtum量子链:
新加坡数字货币及区块链企业协会(ACCESS)
Qtum量子链与2017年官方宣布成为新加坡的数字货币及区块链企业协会(ACCESS)的会员之一。ACCESS是新加坡区块链行业协会中的领导者,致力于促进区块链技术在东南亚地区的发展,并对民众普及区块链专业知识。此外该协会还在新加坡大力促进新加坡区块链企业与广大群众的对话。
2. 数字货币商会(The Chamber of Digital Commerce):
QTUM最近宣布其在数字货币商会的成员身份,并成为其执行委员会成员。数字货币商会旨在通过教育、宣传和与政府密切合作,促进数字资产和基于区块的技术的接受和使用。该商会的其他执行委员会成员包括:道明银行、微软、法国巴黎银行、纽约梅隆银行、思科、富国银行、毕马威和IBM。

对于东西方市场的兴趣


NEO:
NEO似乎明显对西方市场更感兴趣,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在8月初NEO价格暴涨至60美元的时候Bittrex上NEO的价格比中国国内几个交易平台如云币和聚币上NEO的价格高出10美元左右,且这样巨大的差额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此外,在过去1个月的时间内,NEO的绝大部分的交易也是在Bittrex上完成的,成交量远超其他交易所。

Qtum量子链:
Qtum量子链则明显更注重于东方市场。从成交量历史上来看,Qtum量子链在中国交易所的成交量远超Bittrex,并有延续的趋势。最近在Coinone交易所上线交易也使得Qtum量子链在韩国的成交量被推向顶峰。
事实上,Qtum量子链的主网将在几周后发布,它在东方交易所的成交量已经开始挑战以太坊的成交量,有时候甚至会超出几个百分点。

Github平台上的活跃程度


NEO:NEO在Github上提交代码的频率较低,一般2-3天提交一次。Erik Zhang是主要的提交者。

Qtum量子链:相较于NEO,Qtum量子链则活跃得多,虽然这些代码中有许多是从比特币和以太坊代码合并而来的,但是Jordan和Neil每天几乎是以3-5次的频率提交代码的。

 

独立开发者
NEO拥有一个名为CoZ的独立开源开发团队,围绕NEO区块链建立一些开发工具。包括名为NEON钱包、一个支持NEO Scan的桌面轻钱包以及一个高性能的区块链浏览器。
有趣的是最近CoZ开发者数量大幅下滑,两周前Github上的数据显示还有22位开发者,如今却只有10位了。
一位CoZ成员此前声称许多成员被迫匿名开发,因为他们经常在开发过程中遭遇恶意邮件刷屏和恶意跟踪。当许多人觉得NEO是个高质量项目时它的众多开发者却选择匿名开发,这无论如何都将成为笑谈。

Qtum量子链在其开发者社区内则没有像CoZ这样的团队。倒是有一些公司正为Qtum量子链开发钱包,诸如Jaxx和一些中国的公司。

社区互动

NEO:
自8月8日的活动以来,NEO的领导团队在与社区鲜有互动。而在此之前,他们在Reddit上做了一个AMA,并进行了几次直播。
而CoZ的成员在Slack上则相当活跃。而最近Slack上出现了一个自称是达鸿飞的账号,该账号没有头像且身处太平洋夏令时时区(而达鸿飞定居在上海)。该账户经常就市场及渠道等方面在社区内参与讨论,尽管自谦也有CoZ成员证实了这个账号正是达鸿飞本人,但整个事情还是相当可疑。
从8月8日以来,达鸿飞的个人推特也一直没有处于活跃状态。

Qtum量子链:
Qtum量子链的领导团队和其社区管理人员在其Slack社区内始终保持高度活跃。帅初会偶尔出现,Jordan则更多地就技术细节参与社区互动,而Neil与社区的互动就相对较少。Brett和John作为两位社区管理人员则长时间保持在线且更多地参与社区互动。

Declining GAS price
One last note, keep a watch out on GAS’s price. GAS is the resource that powers NEO’s network and it has been steadily declining for the past couple weeks. Many people hold NEO in order to collect passively generated GAS. The fall in GAS’s price has been and might continue to be a leading indicator for NEO’s price
(最后一段在教大家怎么炒NEO,意义不大)

WechatIMG15.jpeg (38.27 KB, 下载次数: 15)

WechatIMG15.jpeg

WechatIMG11.jpeg (111.09 KB, 下载次数: 12)

WechatIMG11.jpeg

烤猫没死:深扒币圈十大未解之谜之“烤猫去哪儿了”

直到现在,警方依然监控着烤猫的身份证与护照,但没有进展。

2014年10月。江苏淮安经济开发区。沿一条小路,两边横着杂草。尽头,是一排平房。进去,裸露着 6000 台 Tube 矿机,5P 算力,前后两个通风口,这是蒋信予的新矿厂。每天挖 450 枚比特币,折合今天约 24,804,000 RMB。一个月后,蒋信予闪婚。两个月后,蒋信予失踪。九个月后,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蒋信予与王娴离婚。自此以后,没人能找到蒋信予。

多面烤猫:天才,极客,屌丝

蒋信予网名烤猫,1986年生于湖南邵阳。天才,极客,宅男,屌丝,又瘦又高。头发凌乱,一件破衬衫,白色短裤加黑色拖鞋。喝怡宝矿泉水,喜欢各种美食,犹爱小龙虾。寡言少语,但常常一出口,就直击要害,令全场哑然。读书一目十行,信奉逻辑实证,排斥中医。也好吹牛,比如,会为《权力的游戏》第三季中 Ygritte 该不该脱,而跟人争论半天。常把指甲咬秃,键盘鼠标脏的一塌糊涂……直到如今,他的 QQ 签名还是:Don’t panic。

2001年,15岁的烤猫,以全国总分排名11位的成绩,从湖南邵阳第一中学,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2009年,23岁的烤猫,以论文《用形式化方法构建安全的线程机制》,获得中国科技大学硕士学位。2011年,烤猫去耶鲁访学读博,中途休学,没拿到博士学位。同年,与中科大老同学 David(范大威,硕士毕业后去了上海)合写论文《出具证明编译器中代码优化与程序规范转换》,发表在国内《小型微型计算机系统》期刊第7期P1400-1405页。时年,烤猫听 David 说起比特币,开始研究中本聪论文……

作为烤猫在中科大实验室的同事,林宇(化名)说,“他进入实验室之后就和我合作研究,是个很开朗幽默的孩子”,超然世外,“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内心世界丰富,“我没见过他生气,也没见过他跟谁闹矛盾”。大四那年,烤猫与林宇相识在中科大校园论坛。“他是 Scheme 语言爱好者,后来喜欢用 Haskell 语言,并推荐给 David 用,他俩在学校时关系很好”。

2012年1月16日,烤猫在 bitcointalk.org 论坛,把 friedcat 注册为自己的昵称。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Butterfly Labs),宣布制造 Asic 矿机,号称将于9月推出矿机产品,引起 Asic 矿机挖矿的讨论热潮。7月12日,David 在深圳,注册比特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2012年8月7日,烤猫与 David 在 GLBSE 交易所地进行 IPO(现在叫ICO),发行股票名称是 Asicminer。总股本40万股,59%由烤猫公司(比特泉 Bitfountain)持有,发行价为0.1 BTC/股,共发行163,962股。按当时汇率计算,筹得约100万RMB。吴忌寒与小强(谢坚,Rock Xie),都投了1000 BTC,两人均获得 10,000 股,外加赠送2500股。8月9日,烤猫在 bitcointalk 发贴:“ASICMINER: Entering the Future of ASIC Mining by Inventing It”,介绍烤猫矿机并回应外界质疑。

在《烤猫:另辟蹊径的先行者》一文,作者宋万雨提到:“(烤猫公司)股东享有100%的利润,以及为产品再投资减持股票的权力。股权与比特币地址直接关联,挖矿与挖矿硬件销售所产生的收益,每周三通过所有者的地址支付”。

2012年10月8日,GLBSE 交易所因监管合规问题关闭。2012年底,David 给王松打电话……David 是河南人,王松是阜阳人。两人曾在安徽界首一中复读时相识。此时的王松,正在阜阳老家。David 没有给王松提及烤猫,只是“模糊地提了一句关于矿机的项目”。那时候,“无论烤猫还是 David”,都是“标准的理工科思维,就我还相对市场化一点”。王松回忆。

8个月:造富,神话,破灭

2013年初,深圳枫叶品园公寓。David 与王松同住,烤猫与庄重(现为 BTC.com 矿池负责人)同住。David 管产品设计。王松管采购、供应链和矿厂。庄重写代码。烤猫负责对外投资人关系。几个人在此住了半年。此时,烤猫12.8G 矿机问世。

2013年02月18日,中午14:01:11,烤猫矿机(ASICMiner 钱包地址:1HtUGfbDcMzTeHWx2Dbgnhc6kYnj1Hp24i)开始出产第一个区块,共 50 BTC。

2013年4月,深圳公明街道。王松筹备在此建立“烤猫矿厂”,23日,在一科技园附近,签下协议,“五一正式上线”。王松说,“整个房间只放了一半(矿机),占到全网算力42%”。此时的阿瓦隆(Avalon),宣布将专注于芯片研发(直到9月才发货),不再制造矿机。而蝴蝶迟迟未能发货,烤猫开始出售现货 USB 矿机及刀片矿机。同时烤猫的采矿活动,逐渐从各大矿池中退出,开始独立采矿(Solo mining)。部署算力在30 T 至40 T 之间波动。

1.jpg

烤猫 BE300 型芯片的新一代矿机的矿场

2013年5月,算力市场成了烤猫的天下。因算力过大而且集中,王松说,连续两个月:“两度引发社区 51% 攻击的恐慌”。迫不得已,“我们也把机器往外卖”。但“他们只出售全网20%算力以外的矿机,因为他们把目标设定为保持全网20%的算力”。宋万雨在文章中说。

“当时,蝴蝶的 Asic 矿机只是一纸空文,而 Avalon 的矿机虽然效率极高,然而他们的数量还少,前三个批次加起来一共才只有 1500 台,对全网算力虽然有显著的助推作用,但对有着相当技术实力的烤猫还构不成严重的挑战”。

2013年,烤猫公司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共支付股息合计67,515.09比特币。支付每股股息的数量:2月28日,0.023544比特币,3月6日,下跌为0.019163比特币,3月20日,增长至0.025998比特币,3月24日到4月3日,分红数额都在下降,最低降至每股股息0.002556。比特币以后分红逐渐上升,5月15日,升至最高点0.036222比特币,5月29日,分红为0.026538比特币。此时烤猫的每股均价为2.5比特币,比起 IPO 时每股增值了25倍。

2013年5月的第一个星期三,王松清楚记得:那天“分出去一万三千多个比特币”。6月,烤猫股价达到了 3.4 BTC /股。此时,蝴蝶才开始发送 2012 年的订货。6月7日,淘比特宣布成为烤猫的中国区代理商。

2013年6月29日,上海国定东路200号,创业者公共实训基地。小强、曹晓钢(烤猫公司早期股东)、神鱼(毛世行,现为CoBo联合创始人)、虫哥(方旭初,烤猫矿机早期代理)等几位圈内好友,在此聚会。此间播放着几张 PPT,其中一张介绍烤猫:英语好,技术宅,多面手,重信誉,极具投资眼光,实用主义者。

2013年7月,阿瓦隆向瑞士,发送一批 10,000 个芯片的订货。此时,烤猫股价涨到 5 BTC/股,股票回报达到500多倍,向股东派发约14万 BTC,算力峰值曾达到47 T。

2013年8月,阿瓦隆又发送了一个批次的订货。此时,烤猫卖掉了2万币,准备研发40nm级芯片。

2.jpg

3.jpg

4.jpg

2013年8月31日,烤猫深圳矿厂。一眼望去,立着并排七个架子,每个架子上,祼放着几格刀片机(Blade Server),都用黄色网线连接。架子两头,是台立式大风扇,正对着架子在吹。屋子另一头,是新开箱的刀片,横放一地。虫哥与Alex(林志鹏,原ROCKMINER 小强矿机联合创始人),正在调烤猫机的8路电压。“烤猫觉得挖矿,是极客干得事,他故意将芯片祼露着,设计得还必须手动一路一路调电压”。每路要转20圈,一块刀片要转160圈,那天他们转了2万圈。“只有电压调好,才能将功耗降到最低”。烤猫“从不认为这是一个商品”,“而是极客间的玩具,一个大玩具”。

2013年9月,阿瓦隆开始大规模发送订货,80万个芯片全部发送完成。根据曹晓钢的访问记录,烤猫此时正在香港建立液冷矿厂,“从中国大陆采购了最好的冷却机和泵,用吊车将它们安装到天台上。到10月,这个机房已经开始输出算力了”。

微信图片_20180502172209.jpg

曹晓钢访问烤猫香港液冷矿厂

2013年10月14日,比特泉公告显示,烤猫的算力合计只有 71 TH/S,仅为全网算力不到 4%。王松回忆,当时乌克兰还出现一个叫 GHash 矿机,算力是烤猫的8倍,用得是 55nm 级技术。差不多在同时,股东吴忌寒离开,随后创办蚂蚁矿机,Antminer S1 用得也是 55nm 级技术。一番内部讨论,烤猫矿机采用 40nm 级。之后,蚂蚁上了 28nm 级,其他几个像 KMC、阿瓦隆、蝴蝶、芯动都纷纷跟近。经过软件模拟测试,烤猫第二代芯片研发产出,但没有量产。“我们的 40nm 级,已经做到别人号称的 28nm 级”,“同样的功耗,蚂蚁算力是一个T,我们是两个T还多”。《洋洋访谈》披露,烤猫“在二代研发的同时,进行了三代研发,可能采用28左右nm级”。

神秘人物:淮安,闪婚,失踪

2014年初,烤猫 40nm 级技术投片,宣布第三代芯片研发成功。4月底,样片到手。5月,烤猫开始卖芯片。当时出现小强矿机,赵东(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的蜻蜓矿机,花园矿机等等。6月底,赵东在业内量产了第一批烤猫芯片矿机。7月,烤猫准备下一代芯片的研发,但没有大量投片,而是做了一个MPW,对芯片进行测试。8月,网上出现小股东质疑烤猫久未分红的帖子。

烤猫团队销售负责人孙小小说:“2014年,由于烤猫芯片Delay(推迟)了,所以当他的矿机面世的时候,就面临着比较大的营销压力,实际上销售状况,在我参与那个团队销售的时候,并不是很理想”。挖矿是件争分夺秒的事,特别是“延迟了之后,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了”。

2014年9月。俊毅(据虫哥说,他是介绍烤猫与淮安矿厂的中间人,也代理过烤猫的产品)推荐烤猫认识林庆新,林是福建人,“号称是双汇集团的股东”,初次会面,林庆新把飞行执照拍在桌子上。说可以帮烤猫在淮安建立一个新矿厂,“以冷库的名义来做,可以享受江苏省政府补贴”。协议为:烤猫先交电费,林庆新以场地加一度4毛钱电费入股。当时“我们把6000台机子放了进去”。后来问题来了,王松说,“不是设计问题,不是工艺问题”,而是南通富士通,在芯片封装的时候,“他们的封装技术不好”。导致芯片里面,“凝胶和贴装之间有空气”。受热后膨胀,“芯片就会爆裂”。

2014年10月,烤猫与王娴,在合肥包河区妇幼保健站,完成婚检。结婚。

微信图片_20180502172238.jpg

2014年11月1日周六,深圳,烤猫和Michael Su。

2015年1月,烤猫拿到 40nm 芯片。但矿厂出了问题,王松说,“他(林庆新)把我们的账号改成他自己的”,劫持了算力。烤猫过去协调,被搪塞过去。后来公司又去了几拨人,都无济于事。“我们也发了律师函,他们置之不理”,报警也没人管。对方态度更加蛮横,“从当地找了几十个社会闲汉,把我们围在中间”,为首的说:“你敢碰我一下,就是动手打我了……”。

此时,竞争对手算力暴涨,蚂蚁 S5 疯狂出货,在四川雅安,2.5万千瓦矿厂落地。而“我们一边出货,一边修复矿厂”。那些天,每天都有投资人找上门来,质问:“多久了,股票怎么还不分红……”,王松回忆。烤猫团队计划放弃淮安,准备去瑞典找矿厂,护照机票都办好了,正要去,烤猫失踪了……

报警……立案……启动调查……无果。

bitcointalk 论坛显示,烤猫最后一次登录,是2015年1月26日。

失踪之后:口水,猜疑,传说

2015年2月28日,AMHash(是烤猫公司委托小强公司,负责算力销售,并代理烤猫云算力分红的一个项目)在bitcointalk 论坛发布英文公告:“The Announcement of AMHash Dividends Suspending”,停止分红。

2015年3月3日晚,巴比特网昵称为“Yon_Wu”网友发贴:“币界传奇人物烤猫可能遭遇不测”。指出,烤猫的三个比特币地址中,在几分钟内“有一万九千币被转走了! 价值3千万!”。并曝光烤猫的三个比特币地址:

15h6A2a3D31vRviBDdSpvhLtYJq3aePhdW

1HgTJED7XEGy4vVwKa8kgefWqUB3VRX2mW

1BnkEt2ceoVhnQVrqeAzigcroQ6MVyxFey

3月4日凌晨,赵东在币科技微信群,声称“联系上了淮安方面”,并“说烤猫没事”。当天,比特泉公司在深圳海岸城的办公室,人去楼空,员工对外宣称是搬家。

3月11日,David 在bitcointalk 论坛,以官方(ASICMINER Management)名义正式公告,烤猫失踪了,“Friedcat went missing and this caused an interruption with the business.”。

3月12日,小强发文《最后一次说说 AMHash 的事》:我“不相信烤猫是在主观躲避,但是他消失的客观事实,已经给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造成了伤害”。

6个月后……

2015年10月15日,合肥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烤猫与王娴离婚。

两年后……

2017年8月5日,比特币咨询网(bitcoin86.com)发文:“币圈十大未解之谜——烤猫去了哪儿?最近竟然有大动作”。文章称:“7月29日、8月4日,烤猫的2个钱包账户,有5笔转账记录。共转出17,597个BTC”。折合今天约967,835,000 RMB。

2017年11月7日,纪录片《Bitcoin Shape the Future》,第26分58秒,吴忌寒说:“烤猫,在跟我交流的当中告诉我,可以做专用集成电路芯片,来进行挖矿,应该是说,烤猫带我进入了挖矿这个行业”。当被问及能否谈谈烤猫为何退出币圈时,吴忌寒脸一沉,喃喃地说:“这个我不想回答……”。吴把目光朝下:“因为当时一些原因吧,这个是团队内部的问题”,“我也不太想多讲,我唯一的选择也就是再做一家公司……”。吴忌寒对着镜头,脸上没有表情,边说边点头。

2018年3月21日,有人在《ASICMINER: Entering the Future of ASIC Mining by Inventing It》一贴中回复:“Old Story, ASICMINER was a company where the owner disappeared leaving investors down……”

2018年04月21日,凌晨01:51:22,烤猫矿机出产0.0000273 BTC,历史累计产出139,888.96039648 BTC。

微信图片_20180502172312.jpg

2014年夏,烤猫与壹比特主编小龟

直到现在,警方依然监控着烤猫的身份证与护照,但没有进展。林宇认为,“烤猫不会为钱而躲起来”。俊毅说,“他为人低调,除了社区沟通和公布信息之外,不太参与国内币圈聚会和活动”,从“不主动,应该也没时间与人闲谈”,“大多数会觉得他人很好,这点多人可以证实”。

唐代诗人卢仝,曾在《感古四首》中写下:“人生何所贵,所贵有终始。昨日盈尺璧,今朝尽瑕弃……不予衾之眠,信予衾之穿。镜明不自照,膏润徒自煎。抱剑长太息,泪堕秋风前……”。蒋信予在豆瓣叫“巨鹅”,并注明:“这就是最好的时光”,介绍自己要“用生命来卖萌”。目前豆瓣提示:“该账号存在安全隐患,已被暂时锁定保护”。点击“账号为什么会被锁定”,打开后一片空白。

后记:三个人

烤猫失踪,关系千万重。个人认为,最重要的,有三人。

一、王娴。

2013年在深圳,向烤猫逼婚,烤猫在深圳买了房。2014年10月,与烤猫闪婚。2015年1月烤猫失踪,10月,王通过法院起诉离婚。刘韧坚信,烤猫没死,烤猫的比特币,即使是婚前财产,但如果人死了,法院会“默认那是夫妻共同财产”,“妻子是第一继承人”。

记者刘婧《寻找烤猫》一文,她说自己找到了烤猫母亲,见她第一句话就是:“你和蒋信予有联系吗”?

二、David.

David 与烤猫是中科大同学,都是理工科宅男。烤猫接触比特币,是 David 告诉他的,注册比特泉公司,是 David 的主意。在深圳办公司,也是 David 主内,烤猫主外。烤猫是典型的不善言谈,但 David 让他去做对外投资人关系。

现在的 David,出国游学去了,不见任何人,拒绝谈及烤猫。

三、吴忌寒。

吴忌寒何许人也,网上公开简介中说:“一个在币圈当之无愧的殿堂级人物,北大毕业,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早在2011年就接触到了比特币,与长铗等人一同创立了巴比特,之后创建了矿机芯片公司比特大陆”。

在这份简介中,吴忌寒没有提及烤猫。但在私下谈到烤猫时,吴忌寒多有哽咽。

文章原标题:烤猫没死  原作者:米小鸥

DAG简介

DAG简介

基于DAG技术的分布式账本(distributed ledger)系统与比特币(bitcion),以太坊(ethereum)等主流数字货币系统和传统区块链(blockchain)系统不同。其特色是使用DAG(Directed Acyclic Graph,有向无环图)来组织交易(transaction)。

传统的区块链技术,以比特币为例,使用的基本方式是矿工通过POW(工作量证明)共识,(即网络认为最⻓的链为真实链,因为最⻓的链拥有最大的工作量证明),将交易打包到区块(block)中,而每一个区块通过在区块头记录前一个区块的hash值来链接到前一个区块上。通过这种方式,后一个区块直接或者间接的确认了前面所有区块的交易,这样通过POW共识解决了双花问题。

与基于区块链的传统分布式账本技术(基于POW和单链式数据结构)不同,基于DAG技术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去掉了区块的限制,通过有向无环图的数据结构,允许后一交易同时连接到多个父亲交易,将交易通过有向图的方式直接连接在一起。 在DAG中,交易构成了图中所有的节点。而带有方向的图的边(edge)表达了交易之间的先后确认关系。箭头由子节点指向父节点,表示了子交易直接或间接地确认了父交易的这种关系,同时也说明了子交易和父交易确认的先后顺序,即子交易一定被确认在父交易之后。这种父子关系是DAG确认机制和抵抗双花的核心。当一个交易产生时,该新产生的交易需要选取某些当前待确实交易来作为该交易的父交易(一个子交易可以有多个父交易)。子交易总是希望连接到包含更多的先辈节点的父交易上。对于一个新交易,在可选有限个父交易的情况下,为了直接或者间接的确认更多的祖先节点,子交易总是试图连接无孩交易(即tips)做为他的父交易,这样使得DAG的方向性得以建立。

DAG技术的优势

  • DAG技术对于高并发具有先天的优势。
  • DAG技术交易确认快,网络可实现即时确认的。不需要向比特币那样需要等待10分钟左右的出块时间,或者像以太坊那样等待15到16秒。
  • DAG技术不受区块大小的限制,不存在区块扩容问题。所以其可伸缩性只取决于网络带宽,CPU处理速度(例 如数字签名加密算法的处理速度)和存储容量的限制。

DAG技术的难点

  • 由于DAG技术这种允许先连接,再判断的方式,对于双花处理则需要更加复杂的设计,从而解决基于DAG的双花问题,这就给如何实现基于DAG技术的区块链系统带来了很多复杂性,这也是目前基于DAG系统的区块链系统还极为少⻅的原因。
  • 目前还没有完美的基于DAG技术的分布式共识算法。
  • 技术还不够成熟,市场接受程度低。

DAG技术的未来

  • DAG技术将是未来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发展的一种核心趋势。(如Spectre协议和以太的Casper协议)
  • 基于DAG技术的分布式账本技术有可能广泛的应用于金融交易系统和企业资产管理系统中。(如Ripple,Corda,hyperledger等系统的有力竞争者)
  • 基于DAG技术的智能合约能有效解决智能合约的可扩展性(scalability),并且降低合约执行成本。

注释

  • 目前比特币的区块容量是1M,实际情况约能容纳2000多个交易。而以太坊区块大约能容纳200多个交易。比特币社区因为扩容问题带来的争议而严重影响了客戶体验,使得比特币的发展陷入一个瓶颈。同时以太坊试图以分片(sharding)的方式解决扩容的问题,但分片的方式将增加跨区智能合约的事务复杂度,对如何实现分片和分片环境下智能合约的开发都带来很多新的挑战,是否可以解决问题还有待时间去验证。
  • 目前世界上主要有两个有名项目使用DAG技术:IOTA 项目和字节雪球(byteball)项目。相信未来有更多的项目使用DAG技术。

卡尔达诺入门必备(ADA)

本文为卡尔达诺(Cardano)的入门读物,主要内容为卡尔达诺的整个项目概览:

  • 卡尔达诺是什么,有何独特之处,以及团队组织。
  • ADA 是什么,乌洛波罗斯(Ouroboros)共识。

卡尔达诺

是什么

卡尔达诺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公有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项目,它目前正在开发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该平台旨在提供更多超越以往任何协议的高级功能。它是第一个衍生自科学哲学的区块链平台,主要以研究驱动,开发团队网罗了全球顶尖的工程师和研究人员。

通俗来讲,卡尔达诺以可证的权益证明共识(provable PoS)乌洛波罗斯(Ouroboros)为中心,集比特币(Bitcoin),以太坊(Ethereum,智能合约),波卡(Polkadot,跨链)之大成。卡尔达诺的智能合约将使用第三代基于 EVM 的虚拟机 IELE,通过侧链来实现跨链功能。

卡尔达诺的最初目标是希望可以改善当前加密货币的设计与开发模式,最终愿景是希望可以提供一个更加平衡,且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并满足用户寻求其他系统整合的需求。

有何独特之处

卡尔达诺是目前第一个通过学术界同行评审的区块链项目,可以说在行业中是只此一家,绝无仅有。另一独特之处是,Cardano 是由 Haskell 语言实现,Haskell 被认为最安全的编程语言之一,它可以将错误的发生机率降至最低,同时为平台的安全性提供保证。当然了,也有人认为使用 Haskell 反而是个劣势,因为作为一个小众语言,这让开发门槛高了不少,可能会有因此让不少 ADA 开发爱好者 “报国无门”。

团队组织

先来说一下相关组织。卡尔达诺的背后主要有三个组织。第一个是创立于瑞士的卡尔达诺基金会,它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卡尔达诺基金会的核心使命是培育、促进发展与教育卡尔达诺用户和商业社区,接洽监管与当局商业事务。卡尔达诺背后的第二个实体组织是 IOHK,这是一家加密货币研发的先驱公司,该公司开发卡尔达诺平台的合约一直持续到 2020 年。卡尔达诺项目的第三个业务合作伙伴是 Emurgo,该公司为创业投资咨询公司, 同时协助企业建立卡尔达诺区块链系统。

再来谈一下团队,用个词来说,就是高端大气上档次。在这里仅简单介绍两个人,更多内容可自行点击 team 查看。

Aggelos Kiayias 是爱丁堡大学主管网络安全和隐私的教授,在相关学术期刊和会议上发表过超过 100 篇论文,这里 是他的 Google scholar 主页,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一下。他是 ouroboros 白皮书的主要作者,也是 IOHK 的首席科学家。

Philip Wadler 是爱丁堡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系的教授,他参与贡献了 Haskell,Java 和 XQuery 语言的设计,也是< >,<< XQuery from the Experts (Addison Wesley, 2004)>> 和 < > 等著作的合著者之一。这里 是他的 Google scholar 主页,引用数超过 20000,在学术界也是泰斗无疑了。

什么是 ADA

每个公有链都有一个代币(token),ADA 就是是卡尔达诺区块链上的代币。ADA 是卡尔代币区块链平台上的基础代币,如果有侧链,侧链也会有自己的代币。

什么是乌洛波罗斯(Ouroboros)

卡尔达诺采用一种革命性的新权益证明(PoS)算法,称为乌洛波罗斯(ouroboros),它决定了各个节点如何达成网络一致性。该算法是整个基础架构的关键所在,是区块链技术的重大创新。

目前大多区块链采用的是 PoW 共识,但是该共识有不少缺点,比如资源浪费。在工作量证明(PoW)中,矿工投入运算能力来竞争下一个块的出块权。PoW 的关键在于解决了一个随机的“领导人选择(leader election)”问题,也就是选出一个矿工来出下一个块。

在权益证明中,依照区块链账本中股权者所拥有权益的比例,随机选取选择下ㄧ个出块人。为了确保区块链的安全性,选择股权者来产生区块的方法必须是真随机的。为了实现领导者选举(leader election)过程的随机性,乌洛波罗斯的创新是通过安全、多方执行掷硬币协议来达成这点。

实际上,权益证明的概念由来已久,也有不少项目已经采用了该算法,但是已有的 PoS 有着诸多缺陷,并且无法证明其安全性。乌洛波洛斯是第一个安全性经过形式化证明的权益证明共识,它由 IOHK 首席科学家 Aggelos Kiayias 教授领导的团队设计而成,并且通过了学术界同行的一致评审,论文在 这里,更多文章也在下面的学术论文链接中找到。

其他

由于卡尔达诺的相关资源实在是过于分散,我们在这里也做了简单的总结:

官方网站:

  • cardanohub
  • input | output
  • emurgo
  • cardanofoundation

Twitter:

  1. Input Output
  2. Cardano Foundation
  3. Cardano Community
  4. ADA
  5. emurgo

论文文档:

  • 学术论文
  • 卡尔达诺清算层文档

GitHub:

  • cardano-sl
  • input out community

团队:

  • iohk team

参考资料:

[1] https://www.cardanohub.org/

区块链基础设施纵览:存储、计算和通信

策划|Tina
编辑|王强
区块链前哨导语: 以太坊、IPFS/Filecoin 和 BigchainDB 之间是怎样的关系?Golem、Polkadot 或 Interledger 又是什么情况?我经常被问到诸如此类的问题,所以决定写下这篇文章。本文聚焦于区块链的大框架:介绍区块链中各个计算元素的模块以及各个模块的一些实现案例。更多干货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区块链前哨”,(ID:blockchain-666)

以太坊、IPFS/Filecoin 和 BigchainDB 之间是怎样的关系?Golem、Polkadot 或 Interledger 又是什么情况?我经常被问到诸如此类的问题,所以决定写下这篇文章,从基本框架层面回答这些问题。

简单来说:并不存在名为“区块链”的无所不能的神奇系统。相比之下,倒是有很多优秀的计算构件块,可以组合起来创建实用的去中心化应用。以太坊可以充当此类角色,此外还有很多类似的选择。接下来具体分析。

背景

构成计算技术的基本元素是存储、处理和通信。大型主机、PC、移动设备和云服务都以各自的方式展现这些元素。各个元素之内还有专门的构件块来分配资源。

例如,在存储元素内,既有文件系统也有数据库。文件系统使用目录文件的层级结构存放 mp3 这样的 blob(二进制大对象)数据,而数据库用来存放结构化的元数据,使用 SQL[1] 这样的查询接口。在中心化的云平台上,我们可能使用 Amazon S3 服务存放文件,用 MongoDB Atlas 运行数据库,并使用 Amazon EC2 处理运算需求。

本文聚焦于区块链的大框架:介绍区块链中各个计算元素的模块以及各个模块的一些实现案例,偏向概论而非详解。

区块链的组成模块

以下是去中心化技术中各个计算元素的构件块:

  • 存储:代币存储、数据库、文件系统 /blob
  • 处理:有状态的业务逻辑、无状态的业务逻辑、高性能计算
  • 通信:数据、价值和状态的连接网络
区块链的基础架构纵览

区块链技术体现在每个模块中,如下图所示 [2]:

存储

作为基本计算元素,存储部分包含了以下构件块。

代币存储。代币是价值的存储媒介(例如资产、证券等),价值可以是比特币、航空里程或是数字作品的版权。代币存储系统的主要作用是发放和传输代币(有多种变体),同时防止多重支付之类的事件发生。

比特币和 Zcash 是两大“纯净”的、只关注代币本身的系统。以太坊则开始将代币用于各种服务,以实现其充当全球计算中心的理想。这些例子中代币被用作运营整个网络架构的内部激励。

还有些代币不是网络用来推动自身运行的内部工具,而是用做更高级别网络的激励,但它们的代币实际上是存储在底层架构中的。一个例子是像 Golem 这样的 ERC20 代币,运行在以太坊网络层上。另一个例子是 Envoke 的 IP 授权代币,运行在 IPDB 网络层上。

最后我用“.*”来说明大多数区块链系统都有一套代币存储机制。

数据库。数据库专门用来存储结构化的元数据,例如数据表(关系型数据库)、文档存储(例如 JSON)、键值存储、时间序列或图数据库。数据库可以使用 SQL 这样的查询快速检索数据。

传统的分布式(但中心化)数据库如 MongoDB 和 Cassandra 通常会存储数百 TB 甚至 PB 级的数据,性能可达到每秒百万次写入。

SQL 这样的查询语言是很强大的,因为它将实现与规范区分开来,这样就不会绑定在某个具体的应用上。SQL 已经作为标准应用了数十年,所以同一个数据库系统可以用在很多不同的行业中。

换言之,要在比特币之外讨论一般性,不一定要拿图灵完备性说事。你只需要一个数据库就够了,这样既简洁又方便扩展。有些时候图灵完备也是很有用的,我们将在“去中心化处理”一节具体讨论。

BigchainDB 是去中心化的数据库软件,是专门的文档存储系统。它基于 MongoDB(或 RethinkDB),继承了后者的查询和扩展逻辑。但它也具备了区块链的特征,诸如去中心化控制、防篡改和代币支持。IPDB 是 BigchainDB 的一个受监管的公开实例。

在区块链领域,也可以说 IOTA 是一个时间序列数据库。

文件系统 /blob 数据存储。这些系统以目录和文件的层级结构来存储大文件(电影、音乐、大数据集)。

IPFS 和 Tahoe-LAFS 是去中心化的文件系统,包含去中心化或中心化的 blob 存储。FileCoin、Storj、Sia 和 Tieron 是去中心化的 blob 存储系统,古老而出色的 BitTorrent 也是如此,虽然后者使用的是 p2p 体系而非代币。以太坊 Swarm、Dat、Swarm-JS 基本上都支持上述两种方式。

数据市场。这种系统将数据所有者(比如企业)与数据使用者(比如 AI 创业公司)连接在一起。它们位于数据库与文件系统的上层,但依旧是核心架构,因为数不清的需要数据的应用(例如 AI)都依赖这类服务。Ocean 就是协议和网络的一个例子,可以基于它创建数据市场。还有一些特定应用的数据市场:Enigma Catalyst 用于加密市场,Datum 用于私人数据,DataBroker DAO 则用于物联网数据流 [2]。

处理

接下来讨论处理这个基本计算元素。

“智能合约”系统,通常指的是以去中心化形式处理数据的系统 [3]。它其实有两个属性完全不同的子集:无状态(组合式)业务逻辑和有状态(顺序式)业务逻辑。无状态和有状态在复杂性、可验证性等方面差异巨大。第三种去中心化的处理模块是高性能计算(HPC)。

无状态(组合式)业务逻辑。这是一种任意逻辑,不在内部保留状态。用电子工程术语来说,它可以理解为组合式数字逻辑电路。这一逻辑可以表现为真值表、逻辑示意图、或者带条件语句的代码(if/then、and、or、not 等判断的组合)。因为它们没有状态,很容易验证大型无状态智能合约,从而创建大型可验证的安全系统。N 个输入和一个输出需要 O(2^N)个计算来验证。

跨账本协议(ILP)包含 crypto-conditions(CC)协议,以便清楚地标出组合电路。CC 很好理解,因为它通过 IETF 成为了互联网标准,而 ILP 则在各种中心和去中心化的支付网络(例如超过 75 家银行使用的瑞波)中广泛应用。CC 有很多独立实现的版本,包括 JavaScript、Python、Java 等。BigchainDB、瑞波等系统也用 CC,用以支持组合式业务逻辑 / 智能合约。

Bitshare 和 Eos 也支持无状态业务逻辑。

因为有状态逻辑是无状态逻辑的超集,支持有状态逻辑的系统也自然支持无状态逻辑(但代价是增加复杂性,可验证性方面也要考虑更多问题)。

BigchainDB、Bitshares、Eos 还支持事件。它提供了一种持久的层级,使功能更接近有状态的业务逻辑(感谢 Ian Grigg 指出这一点 [2])。

有状态(顺序)业务逻辑。这是一种在内部保留状态的任意逻辑。也就是说,它有记忆,或者说它是一种带有至少一个反馈回路(和一个时钟)的组合逻辑电路。例如,一颗微处理器有一个内部寄存器,根据发送给它的机器码指令进行更新。更一般地说,有状态的业务逻辑是一个图灵机,接受一系列输入并返回一系列输出。有这种(实际近似)表现的系统被称为图灵完备系统 [4]。

以太坊是最知名的使用有状态业务逻辑 / 智能合约的区块链系统,其智能合约直接在链上运行。Lisk、RChain、DFINITY、Aeternity、Tezos、Fabric、Sawtooth 和很多其它系统也有智能合约。运行“在某处”的代码是个强大的理念,有很多使用场景。这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以太坊一飞冲天,为什么它的生态系统如此兴旺,以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竞争者在这一领域崛起。

因为顺序逻辑是组合逻辑的超集,这类系统也支持组合逻辑。

正如 DAO 黑客所示,代码中的小错误可能导致严重后果。芯片产业采用的形式化验证也能在这里发挥作用,以太坊基金会正在这方面做出努力。但它有规模限制:对于组合电路,可能的映射数量最多有 2^(输入数量)种。对于时序电路,内部状态的上限是 2^(内部状态变量的数量),前提是内部的变量都是布尔值。例如,对于一个带有 3 个输入的组合电路,它有 2^3=8 种可能的状态供验证。但如果它是一个带有 32 位寄存器的时序电路,要完整验证就要检查 2^32=42 亿种状态。这一限制约束了时序电路的复杂程度(如果要保证可信度)。“按结构修正”是另一种验证有状态智能合约的手段,比如 Rchain 使用的 rho 微积分。

如果需要去中心化的处理,很多场景下有个更简单的方法:只要把处理过程放在客户端一侧,运行在浏览器或移动设备中,用 JS 或 Swift 代码编写就行了。这个时候就要信赖客户端的处理过程,如果设备是你自己控制的那就没什么问题。我们把它叫做“胖客户端”,是相对于“胖协议”架构来说的。这种体系对主流 web 开发者很友好。例如,很多 web 应用需要用到应用状态。要开发这样的系统只需要用到 JS+IPDB(使用 js-bigchaindb 驱动)。如果你的应用也需要 blob 存储和支付功能,就再加上 JS 的 IPFS 客户端版本(ipfs.js)和以太坊版本(web3.js),比如:

高性能计算(HPC)。这是一种处理“重负载”计算任务的过程,诸如渲染、机器学习、电路模拟、气象预报、蛋白质折叠等任务都是这种类型。这类计算任务往往花费几个小时、甚至数周时间,运行在整套机器集群上(CPU、GPU 甚至 TPU)。

这些方法可以让 HPC 去中心化:

  • Golem 和 iEx.ec 可以用来组成去中心化的超级计算机及相关的应用框架。
  • Nyriad 可以组成存储处理框架。基本上这个处理过程与中心化的存储是放在一起的(Nyriad 也有适合后者的方案)。
  • TrueBit 实现第三方计算,并进行后期计算检查(空闲时进行隐式检查,出现问题时进行显式检查)。
  • 有些人只是用 VM 或 Docker 容器执行复杂的计算任务,将结果(VM 最终状态或单纯的计算结果)放到 blob 存储里,只提供有限的访问权限。然后他们把存储访问授权卖给容器使用者,比如代币读取权限。这种方式需要更多客户端来验证结果,好处在于技术都很成熟。当 TrueBit 成熟后,这种方法自然会与其融合。
通信

这一节我们会谈到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基本的计算元素,通信。描绘通信框架的方法很多,我会重点介绍网络连接。它有三个层级:数据、价值和状态。

数据。60 年代,ARPA.net 诞生了。它的成功催生了一系列类似的网络,诸如 NPL 和 CYCLADES。新的问题随之出现:它们无法互相交流。Cerf 和 Kahn 在 70 年代发明了 TCP/IP 来连接这些网络,创建一个网络组成的联网系统,也就是今天我们熟知的 Internet。TCP/IP 是当今网络连接的事实标准。OSI 协议栈曾经是它的竞争对手,但很早就消亡了;然而讽刺的是,OSI 的模型被证明是有用的。于是,虽然 TCP/IP 历史悠久,但它仍然是连接网络数据的去中心化构件。

Tor 项目可以被视为 TCP/IP 的上层,用来保护用户的隐私。然而它有很多中心化的特点,更不要说它获得了国防部的资助,令很多人不满。代币化的类 Tor 项目正在兴起,可以拭目以待 [2]。

价值。TCP/IP 只在数据层连接不同网络。你可以复送分包——将一个分包一次发送到很多目的地——也无所谓。但如果要在网络中发送价值时,该怎样连接网络呢?比如比特币到以太坊,乃至 SWIFT 清算网络到瑞波 XRP 网络。你需要代币能一次只发送到一个目的地。防止重复发送的一种联网方式是使用汇票,但这种做法往往消耗很多资源。但是,我们可以只保留汇票的核心要素,抛开信任中介,使用密钥托管。爱丽丝可以通过马洛里向鲍勃汇款,款项经过马洛里之手但他不能动用(并且有期限约束,马洛里不能一直占着款子不放)。这就是跨账本协议(ILP)的核心要素。这也是双向挂钩(想想侧链)和状态管道(比如 Lightning 和 Raiden)的理念;但重点完全在于为价值交换连接网络。除了 ILP,Cosmos 等系统会更复杂一些,以换取更多便利。

状态。除了连接价值网络,我们能否更进一步?想象一个计算机病毒,其带有自己的比特币钱包,可以在网络间跳转;或者以太坊主网中的一个智能合约,可以将其状态转向另一个以太坊网络乃至另一个兼容网络?或者,为什么将 AI DAO 局限在单一网络中?

于是诞生了 Polkadot,用来连接网络的状态。Aeternity 也介于价值网络和状态网络之间。

案例

现在我们研究了三大计算元素(存储、处理、通信),探讨了每种元素的去中心化构件,以及每种构件的项目实例。

人们开始发展组合式的系统。有很多由两种构件组成的模式,通常使用 IPFS+ 以太坊或 IPFS+IPDB。甚至有人使用三个或更多的模块组合。以下是一些前沿案例:

  • Ujo 使用 IPFS|Swarm+IPDB+ 以太坊,用于去中心化音乐网络。IPFS 或 Swarm 用在文件系统和 blob 存储上。IPDB(和 BigchainDB)用于元数据存储和查询。以太坊用于代币存储和有状态业务逻辑。
  • Innogy 使用 IPFS+IPDB+IOTA,用于供应链 / 物联网应用。IPFS 用于文件系统和 blob 存储。IPDB(和 BigchainDB)用于元数据存储和查询。IOTA 用于时间序列数据。
相关工作

以下是区块链社区其他研究者的相关框架,我很高兴能与他们进行很好的交流。

Joel Monegro的“胖协议”框架强调每个构件都是一个协议。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酷的框架,尽管它要求构件之间只能使用网络协议交流。还有一种方式:模块可以简单地成为“导入”语句或库调用。

使用导入的原因可以是为了 (a) 更低的延迟:一个网络呼叫要花费时间,可能影响乃至破坏可用性;(b) 简洁:使用库调用(乃至嵌入代码)往往比连接到一个网络、支付代币等更简单;(c) 更加成熟:协议栈才刚刚兴起。我们有历史数十年之久的优秀 Unix 库,甚至 Python 和 JS 模块也有 15 年以上的历史。

Fred Ehrsam的“Dapp 开发者协议栈”强调 web 商业模式。虽然它很有帮助,但它不是要针对给定计算元素(比如文件系统与数据库)在模块之间进行细化区分的。

BigchainDB 白皮书(最早发布于 2016 年 2 月)第一部分展示了其早期版本的形态,如下所示:

它关注于处理、文件系统和数据库这几大构件。它没有使用“计算元素”的框架,没有区分去中心化处理的类型。本文是我在过去一年半根据这份白皮书进一步思考的成果;我在 5 月 22 日在 Consensus 2017 上的演讲进一步补充了我的观点,与本文内容很接近。(我写这篇文章的部分原因是很多人请我将这些思考化作文字)。

该图还指出了一个频谱,最左边是完全的中心化,最右是完全的去中心化。这有助于将已有的软件系统升级为更加去中心化的形式,将最有必要升级的模块优先去中心化。

Stephan Tual的“Web 3.0 重构”堆栈与本文的思想基本一致,只不过更偏重于以太坊。它为社区提供了很好的服务,用一张映射图将很多项目归类到相似的构件中。我惊喜地意识到它与我的思想非常相似。不过它的应用服务模块层(消息模块、存储模块、共识模块、管理模块……)实际上将三种事物混合在一起:应用、“是什么”和“怎样做”。对我而言,模块应该是“是什么”的类别。所以消息是一个应用(应该在应用层);存储应该更加细粒化;共识是“怎样做”的部分(隐藏在一些模块里);管理也是“怎样做”的部分(所以也该隐藏起来)。它也有“网络”协议,用作单独的底层模块,不过我将它们视为模块间交互的一种可行方式,与库调用类似。不管怎样,我认为这是非常出色的堆栈。

Alexander Ruppert的“映射去中心化世界”有大约 20 类组织,x 轴有四个高级类,依次是基础设施层、中间件层、流动层、应用层。这也是很棒的部分;我很高兴能帮助 Alex 做出这个映射。它对核心基础设施着墨不多,更注重广泛的趋势;而本文主要写的是核心基础设施的框架原则。

未来

Ujo 这样的系统将很多模块合并在一起,诸如 IPFS 或 Swarm(用于 blob)+ 以太坊(用于代币和业务逻辑)+IPDB 和 BigchainDB(用于可快速查询的数据库),所以综合了所有系统的优点。

我希望随着人们更好地理解构件之间的关系,这种趋势也会随之加速。这也比把所有东西都塞入名为“区块链”的单一框架更有效率。

我希望这一理念随着去中心化生态系统一起继续进化。AWS 一开始只有一种服务:为 blob 存储提供的 S3 服务;之后它有了处理服务:EC2;它继续进化。AWS 现在有 50 多个模块,当然其中少数模块依旧是最关键的。下图列出了 AWS 的所有服务。

aws.amazon.com 的完整服务截图,2017 年 7 月 15 日

我发现类似的故事正在去中心化世界上演。初看起来,我们可以设想每一个 AWS 模块的去中心化版本。但也会有不同点,因为每种生态系统(云、移动、去中心化)都有自己的特定模块,比如去中心化的代币存储。这将是很有趣的旅程!

 注释

[1] 其实我们可以进一步对这些构件进行分级。例如数据库是在文件系统之上的。后者则在原始数据(blob)存储之上。分布式数据库推动通信发展。例如,多数现代数据库使用 Ext4、XFS 或 GridFS 等文件系统与底层存储。本文中我给出的框架是应用开发者的视点:文件系统的 UX 是什么,数据库的 UX 是什么,等等。

[2] 2017 年 8 月我在此加入了一些新内容。

[3] 我从未真正喜欢过“智能合约”这种说法。在 AI 语境下它们并不算智能。它们也和”合约“这个法律概念没有关系。如果它们的确包含法律元素,它们通常会加上状态,比如说用 Ricardian 合约。”去中心化处理“的称谓和其中的”去中心化业务逻辑“更加合理。不过现在“智能合约”的叫法如此普及,就这么叫也可以。相比纠结称谓,我们有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4] 这里我提到的“图灵完备”是实践层面的,不是纯粹理论层面的。理论上,机器根据输入数据及其当前内部状态返回一系列输出数据;但实践上,机器无法永续运行,无法解决“机器何时停止”的问题(停止问题)。

原文链接:https://blog.bigchaindb.com/blockchain-infrastructure-landscape-a-first-principles-framing-92cc5549bafe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清单

为什么说去中心化交易所才是加密货币交易的未来?

为什么未来还不来?

借 EtherDelta 交易平台停止交易的消息炒得沸沸扬扬,特意整理了一份最新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及开放协议(不)完全清单。

作者:Nathan Sexer

编译:黄媛

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技术正在蓬勃发展。数字足以说明一切——对比 2017 年 1 月 1 日与 2018 年 1 月 1 日,单日加密货币市场交易金额从单日约 1.3 亿美元爆发到 300 亿美元。加密资产市场的资本化已经甚嚣尘上,交易量如火箭攀升,已颇具规模。

正因为区块链技术,我们正向着去信任经济前进,不再需要中间人来交易货品。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今天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仍是中心化的。超过 99% 的加密数字资产交易在中心化交易平台上发生。

这些中心化交易平台已被证明易于被黑客攻击,对于硬分叉这样的特殊区块链变化事件应对乏力,而在运营的同时还伴随有高政策性风险。中心化的交易平台将其系统放在链下,意味着他们是作为第三方中介来为客户操作,而交易也并不记录在区块链里。这将导致大规模的安全漏洞,以及信息、资金和私钥的不安全。

交易自带风险,但交易者并不应该承担他们已知晓风险之外的任何额外风险。区块链企业家们理解这个道理,因此,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正在努力建设被很多人视作未来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也称 DEXe)目标是要以直接在区块链里建立点对点市场的方式来解决中心化架构的那些问题,允许交易者可以继续看管他们的资金——以太坊是其主要形式。但是,建立一个完全去中心化且高效的交易平台到今天为止还仍是一个乌托邦。交易之所以在目前依然呈现中心化是因为这是最简单的方式,建立完全去中心化平台要不成本太高,要不技术太复杂。

正因为如此,许多半去中心化的交易应运而生,它们兼顾了两边的特点,力图兼具两边最好的优点。这一类的交易数量也在上升,这也说明加密社群有此需求。不过,只有去中心化交易平台才在真正塑造加密货币交易的未来。

基于以太坊的衍生品交易平台 VariabL 的 CCO Nathan Sexer 详尽地研究了目前的去中心化交易技术及现有交易平台,为 Consensys 撰文讨论了为何去中心化交易所将会成为主流,以及目前面临何种挑战,并整理了一份去中心化交易所项目的清单。链闻 ChainNews 获得 Nathan Sexer 许可翻译了这篇文章,有部分精简。

中心化交易平台为什么会被取代?

让我们先弄清楚到底什么是中心化交易平台:可以让交易者买卖、兑换法币或者其它加密货币的平台化应用。它们是代币交易的市场,对生态系统有关键性作用。

敲黑板:

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可能很快绝迹,因为它们失去了利用区块链技术来改进自身能力和效率的机会。

Localethereum 的官方博客曾经对中心化交易平台做了透彻的总结,其主要问题包括如下:

不安全:由于中心化操作导致的资金丢失或被盗,而平台是用户资金的看护人,具有法律责任。73% 的中心化交易平台都为用户看管资金,而另外 23% 则让用户自己掌握钥匙。对于黑客而言,平台每天都负责数以十亿计的交易量,而其中大多数储存在服务器上,这无疑是诱人的蜜罐。

缺乏流动性:数额特别巨大的订单很难匹配。即使是最繁荣的活跃期,对比传统市场而言,交易量也不高。

市场呈现碎片化——但并不是去中心化的:将全球资产划分成若干个主要市场,没有任何一家在交易量上特别领先,这将导致流动性问题。

用户面临高风险:潜在的操作问题、市场操纵、硬件故障、等待时间过长,以及其它因为交易量巨大所引发的各种潜在问题。

缺乏信任与透明:交易进程和实际成本都不透明,手续费往往还很高,由于高峰期的订单不能得到有效管理,通常高于已经公布的费用以及有更多的延迟。同时,它们还能进行违法的提前交易。

缺乏经教育的用户:市场充斥着纯粹的投机者,根本不知道处理加密货币的安全途径。

基于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这些种种不足,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强烈需求已经出现。诸如以下这些项目就激起了社区强烈的兴趣:0x、Ethfinex、Shapeshift.io(并非去中心化,但并不监管资金)以及 EtherDelta。这一领域里,EtherDelta 是最早的项目之一。它有着简单的用户界面以及基础的交易功能(没有保证金交易),吸引到的交易量已经达到单日 2500 万美元。

相对较早也较知名的EtherDelta 也是经历诸多坎坷,转由国人运营以后,股东又有纠纷,受伤的是用户,可惜的是项目本身

为何去中心交易所目前尚未形成气候?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与中心化交易平台最大的区别,是让用户可以发挥他们在区块链里的重要作用、保持对自己资金的控制权:他们使用加密货币的技术,达成更安全、更透明的交易。它能解决加密货币市场的主要局限,由于没有单点故障,它们与生俱来地就具有区块链技术的根本优势。

目前,大多数所谓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并非完全去中心化,而是半去中心化。在大多数情况下,服务器(中心化的)仍然保存订单本(以及其它特性),只是不拥有秘钥。

当然,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也包含了其自身区块链的特性、优点和局限。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主要优点包括:去信任化,这意味着用户的资金和个人数据是安全的;安全和隐私都可以得到很好的保障。

敲黑板:

既然去中心交易平台具有安全优势,允许用户自己监管资金,这一点在所有的黑客攻击事故中都被强调,但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在用?这是因为这类交易平台大多数操作并不容易,流动性受限,也不提供法币支付。同时,用户教育的缺失和不成熟的技术,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推广。

用户教育缺失:用户并不知道中心化交易平台的缺点和安全隐患,不明白如何采取安全措施(如何使用私钥等等),甚者对市面上存在哪些去中心交易平台也知之甚少。

技术层面也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其中包括:需要提高易用性,目前它们的用户界面并不足够友好,实际上这和项目处于早期阶段有关,并不难解决;需要增加可扩展性,解决区域链网络拥堵和扩容压力;提高速度,同时降低成本。

此外,去中心交易平台目前面临流动性的问题——这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交易者目前不加入,是因为交易者很难在平台上匹配他们的订单。获得流动性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去中心交易平台还面临抢先交易的风险,因为矿工可以预知交易,因为正是他们使交易生效,对任何去中心交易平台都可以产生影响,存在操纵市场的风险。

Kyber 的首席执行官和联合创始人 Loi Luu 曾表示:「中心化交易平台有潜在可能无法应对大规模的用户,这是在为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作为更好的替代品说话。可无论如何,目前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不如中心化交易平台那样界面友好,还有可能因为用户少而没有足够资金来支持大规模交易。」

去中心交易平台一定是大势所趋

尽管目前 99% 的加密货币交易仍通过中心化平台实现,但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转换到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本质一致,绝大多数技术障碍将在很快的时间内克服。在这个过程中,用户需要知道怎样保护自己,平台也必须提供更好的安全工具,以及对常识问题和最佳操作实例的教育。

「最终,我相信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会共存,各自提供自己的独特优点。」Coinbase 前任产品经理、Scalar Capital 创始人 Linda Xie 说。0x 的联合创始人 Will Warren 甚至更进一步地表示:「中心化交易平台将继续在加密货币生态系统里发挥关键作用,因为它们提供了法币的开关匝道。」这一功能在完全去中心化交易平台里是不允许的。

即使还有一些消极因素,针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开放协议正在促进其发展,降低准入门槛。而这其中,0x 可能是目前最好的项目之一。但即使是 0x 也可能受到效率和扩容问题的限制,而这两个问题也是区块链、以太坊和交易系统的主要障碍。不过,解决办法正在出现,诸如 State Channels、Sharding/Plasma,可以允许扩容。

0x Project 点对点交易的开源协议,旨在作为开放标准和通用构建模块,推动去中心化

但仍然存在的问题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想保存他们自己的私钥?很可能不是,但他们至少应该拥有这个选择权。从中心化交易平台转换到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新用户所面临的磨合问题会是一个巨大的障碍,即时只是转换这个举动本身,对大多数用户而言就已经意味着相当大的付出。

这种转换将很快来到吗?很多人认为,某些中心化交易平台很快就会关闭,而这又将促进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使用。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及开放协议完全地图

尽管我们称之为「全地图」,实际上,该列表并不秋毫毕现,里面甚至也有可能包括带欺骗性的项目;此外,以下所有项目都属于或包含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功能,但很多又不局限于此。由于完全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几乎不存在,半去中心化交易也被包含其中。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AirSwap(Airswap blog)

https://www.airswap.io

以太坊上的 P2P 去中心化交易平台,使用 Swap 协议。

2018 年 2 月 1 日上线

Altcoin.io

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使用 Atomic Swaps 原子互换技术。

在 Testnet 上进行 beta 测试

Barterdex(由 Komodo Platform 开发)

https://barterdex.supernet.org

开源去中心化网络,使用原子交换技术。

开发中

Bancor Protocol

https://www.bancor.network

基于代币交换协议的智能合约。

在 Ethereum MainNet 上

Bisq(之前叫做 Bitsquare)

https://bisq.network

加密货币兑法币开源交易,有应用于桌面的应用程序,通过 Tor 网络交易比特币。

已上线

Blocknet

Home

通过原子跨链交易和跨链数据转换,实现加密货币的交易和法币网关。

开发中

Coinffeine

使用「零信用」交易算法的去中心化比特币交易平台。

已无法使用

Catalyst(由 Enigma Project 开发)

https://enigmampc.github.io/catalyst/

不需监护人,以算法/数据驱动的加密资产交易投资平台。

内测中

Etherdelta

https://etherdelta.com

Zack Coburn 开发,适用 ERC-20 代币的完全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市场领导者。据称因股权交接问题,团队跑路,仍需核实。

自 2016 年上线,目前特殊原因停止交易,待修复

Etherex

http://etherex.github.io/etherex/

在以太坊基础上建立的开源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上一次更新 2016 年 4 月

Forkdelta

https://forkdelta.github.io

社区驱动的开源项目;Etherdelta 的分叉版本,使用同样的订单本和合同。

在 Ethereum MainNet 上线

Gnosis Dutch Exchange(属于 Gnosis)

https://blog.gnosis.pm/introducing-the-gnosis-dutch-exchange-53bd3d51f9b2

以荷兰式拍卖原则为基础的 ERC-20 代币去中心化交易所。

开发中

Heat

https://heatwallet.com

实时资产到资产(asset-to-asset)去中心化交易所。

MainNet 上线

Herdius

https://herdius.com

专注于扩容性和跨链交互的去中心化交易。

预计在 2018 年一季度进行 ICO

Hodl Hodl

https://testnet.hodlhodl.com

比特币 Testnet 上的点对点加密货币交易所。

TestNet 上线

IDEX(由 Aurora Dao 开发)

https://idex.market

提供即时订单到位和执行,免费订单取消,实时订单更新的去中心化交易。

在以太坊 MainNet 上线

KyberNetwork(由 Loi Luu 开发)

https://kyber.network

实现去中心化交易和数字资产转换,提供支付和衍生品 API。

在 Ropsten 上有 demo 版本

Legolas

https://legolas.exchange

针对做市商的中心化/去中心化混合交易所。

开发中,预计 2018 年一季度进行 ICO

Loopring(由 Daniel Wang 开发)

https://loopring.org

适用于 ERC-20 代币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支持多种公链的开放协议。

开发中

Lykke

https://www.lykke.com

针对加密货币和法币的半去中心化交易所。

已上线,目前存在中心化,未来转为去中心化模式

Mothership

https://mothership.cx

去中心化交易所。

开发中,已进行 ICO

NEX

https://neonexchange.org

基于 NEO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有链下匹配引擎并能提供支付服务。

开发中,有望于 2018 年三季度发布

Next.exchang

https://next.exchange

去中心化交易所,专注于使用加密池的 ICO 和社区交易。

开发中,有望于 2018 年 1 月发布

NVO.io

https://nvo.io

跨平台模块/去中心化交易所,使用 Safenetwork 验证订单有效性。

开发中,有望于 2018 年一季度发布

Oasis Dex(由 Makerdao 开发)

https://oasisdex.com

去中心化代币市场。

在 MainNet 上线

OmegaOne

https://omega.one

由 Consensys 支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开发中

OpenANX

https://www.openanx.org

开源、有治理模式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开发中

Raidex

https://www.raidex.io

使用 Raiden 链下渠道技术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开发中

SingularX(由 Singular DTV 开发)

https://ex.singularx.com

针对代币化知识产权和 ERC-20 代币的点对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有测试版本

Stellar distributed Exchange(由 Stellar 开发)

https://stellarterm.com

StellarTerm 是 Stellar 网络的一项开源分布式交易所。

自 2015 年上线

Streamity

https://streamity.org

可以使用法币的半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

开发中,预计 2018 年一季度 ICO

Token Store

https://token.store

以半去中心化方式建立的以太坊代币交易所。

在以太坊 MainNet 上线

Waves(Wavesplatform)

https://wavesplatform.com

在 Waves 区块链上进行资产及自定义代币发行、转换、交易的加密平台,实现中心化订单匹配和去中心化结算。

自 2016 年 6 月上线

Xchainge

https://xchain.io

加密资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由 Counterparty 开发,比特币区块链上的开源平台。

基于开源框架 Graphene、分布式自治系统 BitShares 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BitShares

https://bitshares.org

提供价格稳定的加密货币和基于区块链银行服务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自 2014 年上线,可能是仍在使用的最早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Blocktrades

https://blocktrades.us

去中心化交易所。

已上线

BTSABC

https://bit.btsabc.org

由 Bitshares 和 Graphene 技术驱动的中文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beta 试用

CryptoBridge

Home

使用多重数字签名联合网关网络的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beta 试用

Cybex(Cybex Decentralized Exchange)

基于 Graphene/EOS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系统。

beta 版测试

DEEX Exchange(Deex Ex)

https://www.deex.exchange

一个主要由俄罗斯团队开发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正在进行 ICO

GDEX

https://www.gdex.io

提供包括基于区块链的交易和银行服务的去中心化金融服务平台。

已上线

OpenLedger

https://openledger.io

以 Bitshares 和 Graphene 技术驱动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demo 状态

RuDEX

https://openledger.io

一个俄文的以 Bitshares、Graphene 技术驱动的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beta 版

基于 0x Relayers 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Amadeus

http://amadeusrelay.org

为 dApp 提供 ERC-20 代币兑换和交易的工具。

开发中

DDEX

https://ddex.io

针对 ERC-20 代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用户界面友好。

在 MainNet 上

DecentEx

https://decent.exchange

针对以太坊代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在 Kovan TestNet 上

Dextroid

https://www.dextroid.io

低成本交易和用户界面友好的区块链交易平台。

在 Kovan TestNet 上

ERC dEX(ERC dEX blog)

https://ercdex.com

用于移动设备,可提供高级金融工具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在以太坊 MainNet 上有 beta 版本

Ethfinex

https://www.bitfinex.com/ethfinex

社区驱动型,针对 ERC-20 代币的去中心化平台。

已上线

IDT Exchange(之前为 Kin Alpha)

https://www.idtexchange.com

针对 ERC-20 代币的去中心化交易平台。

在 MainNet 上

Paradex

https://paradex.io

可以利用中心化的匹配策略,实现 ERC-20 代币交易。

在 MainNet 上进行测试中

RadarRelay

https://radarrelay.com

可以寻找并交易任何 ERC-20 代币。

在 MainNet 上线

The Ocean X

https://theoceanx.com

用以交易基于以太坊代币的 0x Relayer 和流动资金池。

beta 测试中

针对去中心化交易平台的开放协议

通过开放协议,可以实现在同样基础上建立并运行 dApps 去中心化应用,一些开放协议专为去中心化平台开发(如 0x),另一些只是有此兼容功能。

开放协议让任何人都可以在同样的基础上添加自己的服务,能够促进创新。对于去中心化交易平台而言,开放协议具备在其表层建立任何项目来与其它项目互动、以创造通用流动资金池的优点。

0x

https://0xproject.com

基于以太坊区块的去中心化交易开放协议。通过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创建。0x 引入了 Relayer 概念。Relayer 可以理解是任何实现了 0x 协议和提供了链下账本服务的做市商、交易所、dApp 等等。

更多信息可参考:https://relayer.network

OpenRelay

https://openrelay.xyz/

针对 0x 协议的开源 Relay。

Lendroid

https://lendroid.com

针对去中心化贷款的开放协议,可以进行对 ERC-20 代币的保证金交易和做空。

Enigma Protocol

https://www.enigma.co

用去中心化协议支持原子跨链交易,提供开放的基础设施和交易工具。

Graphene(由 Bitshares 开发)

使用去中心化分类账本的软件平台,但并非为去中心化交易特别定制。

OmiseGo(由 Omise 开发)

https://omisego.network

数字钱包,P2P 交易和支付(法币和加密货币)协议。

Snowglobe(由 Alex Wearn、IDEX 及 Aurora DAO 开发)

https://auroradao.com/faq/

完全去中心化的交易协议;为高性能、EVM 兼容和去中心化交易设计。

Swap Protocol(由 AirSwap 团队开发)

https://swap.tech/faq/

针对以太坊代币交易的点对点协议,没有账本。

将会开放

原文作者 Nathan Sexer,是 VariabL 的 CCO 兼 Consensys 成员。VariabL 是一家基于以太坊的衍生品交易平台。

Makefile编译选项CC与CXX/CPPFLAGS、CFLAGS与CXXFLAGS/LDFLAGS

转自:http://www.firekyrin.com/archives/597.html

编译选项

让我们先看看 Makefile 规则中的编译命令通常是怎么写的。

大多数软件包遵守如下约定俗成的规范:

尽管将源代码编译为二进制文件的四个步骤由不同的程序(cpp,gcc/g++,as,ld)完成,但是事实上 cpp, as, ld 都是由 gcc/g++ 进行间接调用的。换句话说,控制了 gcc/g++ 就等于控制了所有四个步骤。从 Makefile 规则中的编译命令可以看出,编译工具的行为全靠 CC/CXX CPPFLAGS CFLAGS/CXXFLAGS LDFLAGS 这几个变量在控制。当然理论上控制编译工具行为的还应当有 AS ASFLAGS ARFLAGS 等变量,但是实践中基本上没有软件包使用它们。

那么我们如何控制这些变量呢?一种简易的做法是首先设置与这些 Makefile 变量同名的环境变量并将它们 export 为全局,然后运行 configure 脚本,大多数 configure 脚本会使用这同名的环境变量代替 Makefile 中的值。但是少数 configure 脚本并不这样做(比如GCC-3.4.6和Binutils-2.16.1的脚本就不传递LDFLAGS),你必须手动编辑生成的 Makefile 文件,在其中寻找这些变量并修改它们的值,许多源码包在每个子文件夹中都有 Makefile 文件,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CC 与 CXX

这是 C 与 C++ 编译器命令。默认值一般是 “gcc” 与 “g++”。这个变量本来与优化没有关系,但是有些人因为担心软件包不遵守那些约定俗成的规范,害怕自己苦心设置的 CFLAGS/CXXFLAGS/LDFLAGS 之类的变量被忽略了,而索性将原本应当放置在其它变量中的选项一股老儿塞到 CC 或 CXX 中,比如:CC=”gcc -march=k8 -O2 -s”。这是一种怪异的用法,本文不提倡这种做法,而是提倡按照变量本来的含义使用变量。

CPPFLAGS

这是用于预处理阶段的选项。不过能够用于此变量的选项,看不出有哪个与优化相关。如果你实在想设一个,那就使用下面这两个吧:

-DNDEBUG

“NDEBUG”是一个标准的 ANSI 宏,表示不进行调试编译。

-D_FILE_OFFSET_BITS=64

大多数包使用这个来提供大文件(>2G)支持。

CFLAGS 与 CXXFLAGS

CFLAGS 表示用于 C 编译器的选项,CXXFLAGS 表示用于 C++ 编译器的选项。这两个变量实际上涵盖了编译和汇编两个步骤。大多数程序和库在编译时默认的优化级别是”2″(使用”-O2″选项)并且带有调试符号来编 译,也就是 CFLAGS=”-O2 -g”, CXXFLAGS=$CFLAGS 。事实上,”-O2″已经启用绝大多数安全的优化选项了。另一方面,由于大部分选项可以同时用于这两个变量,所以仅在最后讲述只能用于其中一个变量的选 项。[提醒]下面所列选项皆为非默认选项,你只要按需添加即可。

先说说”-O3″在”-O2″基础上增加的几项:

-finline-functions

允许编译器选择某些简单的函数在其被调用处展开,比较安全的选项,特别是在CPU二级缓存较大时建议使用。

-funswitch-loops

将循环体中不改变值的变量移动到循环体之外。

-fgcse-after-reload

为了清除多余的溢出,在重载之后执行一个额外的载入消除步骤。

另外:

-fomit-frame-pointer

对于不需要栈指针的函数就不在寄存器中保存指针,因此可以忽略存储和检索地址的代码,同时对许多函数提供一个额外的寄存器。所有”-O”级别都打开 它,但仅在调试器可以不依靠栈指针运行时才有效。在AMD64平台上此选项默认打开,但是在x86平台上则默认关闭。建议显式的设置它。

-falign-functions=N
-falign-jumps=N
-falign-loops=N
-falign-labels=N

这四个对齐选项在”-O2″中打开,其中的根据不同的平台N使用不同的默认值。如果你想指定不同于默认值的N,也可以单独指定。比如,对于L2- cache>=1M的cpu而言,指定 -falign-functions=64 可能会获得更好的性能。建议在指定了 -march 的时候不明确指定这里的值。

调试选项:

-fprofile-arcs

在使用这一选项编译程序并运行它以创建包含每个代码块的执行次数的文件后,程序可以再次使用 -fbranch-probabilities 编译,文件中的信息可以用来优化那些经常选取的分支。如果没有这些信息,gcc将猜测哪个分支将被经常运行以进行优化。这类优化信息将会存放在一个以源文 件为名字的并以”.da”为后缀的文件中。

全局选项:

-pipe

在编译过程的不同阶段之间使用管道而非临时文件进行通信,可以加快编译速度。建议使用。

目录选项:

–sysroot=dir

将dir作为逻辑根目录。比如编译器通常会在 /usr/include 和 /usr/lib 中搜索头文件和库,使用这个选项后将在 dir/usr/include 和 dir/usr/lib 目录中搜索。如果使用这个选项的同时又使用了 -isysroot 选项,则此选项仅作用于库文件的搜索路径,而 -isysroot 选项将作用于头文件的搜索路径。这个选项与优化无关,但是在 CLFS 中有着神奇的作用。

代码生成选项:

-fno-bounds-check

关闭所有对数组访问的边界检查。该选项将提高数组索引的性能,但当超出数组边界时,可能会造成不可接受的行为。

-freg-struct-return

如果struct和联合体足够小就通过寄存器返回,这将提高较小结构的效率。如果不够小,无法容纳在一个寄存器中,将使用内存返回。建议仅在完 全使用GCC编译的系统上才使用。

-fpic

生成可用于共享库的位置独立代码。所有的内部寻址均通过全局偏移表完成。要确定一个地址,需要将代码自身的内存位置作为表中一项插入。该选项产生可 以在共享库中存放并从中加载的目标模块。

-fstack-check

为防止程序栈溢出而进行必要的检测,仅在多线程环境中运行时才可能需要它。

-fvisibility=hidden

设置默认的ELF镜像中符号的可见性为隐藏。使用这个特性可以非常充分的提高连接和加载共享库的性能,生成更加优化的代码,提供近乎完美的API输 出和防止符号碰撞。我们强烈建议你在编译任何共享库的时候使用该选项。参见 -fvisibility-inlines-hidden 选项。

硬件体系结构相关选项[仅仅针对x86与x86_64]:

-march=cpu-type

为特定的cpu-type编译二进制代码(不能在更低级别的cpu上运行)。Intel可以用:pentium2, pentium3(=pentium3m), pentium4(=pentium4m), pentium-m, prescott, nocona, core2(GCC-4.3新增) 。AMD可以用:k6-2(=k6-3), athlon(=athlon-tbird), athlon-xp(=athlon-mp), k8(=opteron=athlon64=athlon-fx)

-mfpmath=sse

P3和athlon-xp级别及以上的cpu支持”sse”标量浮点指令。仅建议在P4和K8以上级别的处理器上使用该选项。

-malign-double

将double, long double, long long对齐于双字节边界上;有助于生成更高速的代码,但是程序的尺寸会变大,并且不能与未使用该选项编译的程序一起工作。

-m128bit-long-double

指定long double为128位,pentium以上的cpu更喜欢这种标准,并且符合x86-64的ABI标准,但是却不附合i386的ABI标准。

-mregparm=N

指定用于传递整数参数的寄存器数目(默认不使用寄存器)。0<=N<=3 ;注意:当N>0时你必须使用同一参数重新构建所有的模块,包括所有的库。

-msseregparm

使用SSE寄存器传递float和double参数和返回值。注意:当你使用了这个选项以后,你必须使用同一参数重新构建所有的模块,包括所有的 库。

-mmmx
-msse
-msse2
-msse3
-m3dnow
-mssse3(没写错!GCC-4.3新增)
-msse4.1(GCC-4.3新增)
-msse4.2(GCC-4.3新增)
-msse4(含4.1和4.2,GCC-4.3新增)

是否使用相应的扩展指令集以及内置函数,按照自己的cpu选择吧!

-maccumulate-outgoing-args

指定在函数引导段中计算输出参数所需最大空间,这在大部分现代cpu中是较快的方法;缺点是会明显增加二进制文件尺寸。

-mthreads

支持Mingw32的线程安全异常处理。对于依赖于线程安全异常处理的程序,必须启用这个选项。使用这个选项时会定义”-D_MT”,它将包含使用 选项”-lmingwthrd”连接的一个特殊的线程辅助库,用于为每个线程清理异常处理数据。

-minline-all-stringops

默认时GCC只将确定目的地会被对齐在至少4字节边界的字符串操作内联进程序代码。该选项启用更多的内联并且增加二进制文件的体积,但是可以提升依 赖于高速 memcpy, strlen, memset 操作的程序的性能。

-minline-stringops-dynamically

GCC-4.3新增。对未知尺寸字符串的小块操作使用内联代码,而对大块操作仍然调用库函数,这是比”-minline-all- stringops”更聪明的策略。决定策略的算法可以通过”-mstringop-strategy”控制。

-momit-leaf-frame-pointer

不为叶子函数在寄存器中保存栈指针,这样可以节省寄存器,但是将会使调试变的困难。注意:不要与 -fomit-frame-pointer 同时使用,因为会造成代码效率低下。

-m64

生成专门运行于64位环境的代码,不能运行于32位环境,仅用于x86_64[含EMT64]环境。

-mcmodel=small

[默认值]程序和它的符号必须位于2GB以下的地址空间。指针仍然是64位。程序可以静态连接也可以动态连接。仅用于x86_64[含EMT64] 环境。

-mcmodel=kernel

内核运行于2GB地址空间之外。在编译Linux内核时必须使用该选项!仅用于x86_64[含EMT64]环境。

-mcmodel=medium

程序必须位于2GB以下的地址空间,但是它的符号可以位于任何地址空间。程序可以静态连接也可以动态连接。注意:共享库不能使用这个选项编译!仅用 于x86_64[含EMT64]环境。

其它优化选项:

-fforce-addr

必须将地址复制到寄存器中才能对他们进行运算。由于所需地址通常在前面已经加载到寄存器中了,所以这个选项可以改进代码。

-finline-limit=n

对伪指令数超过n的函数,编译程序将不进行内联展开,默认为600。增大此值将增加编译时间和编译内存用量并且生成的二进制文件体积也会变大,此值 不宜太大。

-fmerge-all-constants

试图将跨编译单元的所有常量值和数组合并在一个副本中。但是标准C/C++要求每个变量都必须有不同的存储位置,所以该选项可能会导致某些不兼容的 行为。

-fgcse-sm

在全局公共子表达式消除之后运行存储移动,以试图将存储移出循环。gcc-3.4中曾属于”-O2″级别的选项。

-fgcse-las

在全局公共子表达式消除之后消除多余的在存储到同一存储区域之后的加载操作。gcc-3.4中曾属于”-O2″级别的选项。

-floop-optimize

已废除(GCC-4.1曾包含在”-O1″中)。

-floop-optimize2

使用改进版本的循环优化器代替原来”-floop-optimize”。该优化器将使用不同的选项(-funroll-loops, -fpeel-loops, -funswitch-loops, -ftree-loop-im)分别控制循环优化的不同方面。目前这个新版本的优化器尚在开发中,并且生成的代码质量并不比以前的版本高。已废除,仅存在 于GCC-4.1之前的版本中。

-funsafe-loop-optimizations

假定循环不会溢出,并且循环的退出条件不是无穷。这将可以在一个比较广的范围内进行循环优化,即使优化器自己也不能断定这样做是否正确。

-fsched-spec-load

允许一些装载指令执行一些投机性的动作。

-ftree-loop-linear

在trees上进行线型循环转换。它能够改进缓冲性能并且允许进行更进一步的循环优化。

-fivopts

在trees上执行归纳变量优化。

-ftree-vectorize

在trees上执行循环向量化。

-ftracer

执行尾部复制以扩大超级块的尺寸,它简化了函数控制流,从而允许其它的优化措施做的更好。据说挺有效。

-funroll-loops

仅对循环次数能够在编译时或运行时确定的循环进行展开,生成的代码尺寸将变大,执行速度可能变快也可能变慢。

-fprefetch-loop-arrays

生成数组预读取指令,对于使用巨大数组的程序可以加快代码执行速度,适合数据库相关的大型软件等。具体效果如何取决于代码。

-fweb

建立经常使用的缓存器网络,提供更佳的缓存器使用率。gcc-3.4中曾属于”-O3″级别的选项。

-ffast-math

违反IEEE/ANSI标准以提高浮点数计算速度,是个危险的选项,仅在编译不需要严格遵守IEEE规范且浮点计算密集的程序考虑采用。

-fsingle-precision-constant

将浮点常量作为单精度常量对待,而不是隐式地将其转换为双精度。

-fbranch-probabilities

在使用 -fprofile-arcs 选项编译程序并执行它来创建包含每个代码块执行次数的文件之后,程序可以利用这一选项再次编译,文件中所产生的信息将被用来优化那些经常发生的分支代码。 如果没有这些信息,gcc将猜测那一分支可能经常发生并进行优化。这类优化信息将会存放在一个以源文件为名字的并以”.da”为后缀的文件中。

-frename-registers

试图驱除代码中的假依赖关系,这个选项对具有大量寄存器的机器很有效。gcc-3.4中曾属于”-O3″级别的选项。

-fbranch-target-load-optimize
-fbranch-target-load-optimize2

在执行序启动以及结尾之前执行分支目标缓存器加载最佳化。

-fstack-protector

在关键函数的堆栈中设置保护值。在返回地址和返回值之前,都将验证这个保护值。如果出现了缓冲区溢出,保护值不再匹配,程序就会退出。程序每次运 行,保护值都是随机的,因此不会被远程猜出。

-fstack-protector-all

同上,但是在所有函数的堆栈中设置保护值。

–param max-gcse-memory=xxM

执行GCSE优化使用的最大内存量(xxM),太小将使该优化无法进行,默认为50M。

–param max-gcse-passes=n

执行GCSE优化的最大迭代次数,默认为 1。

传递给汇编器的选项:

-Wa,options

options是一个或多个由逗号分隔的可以传递给汇编器的选项列表。其中的每一个均可作为命令行选项传递给汇编器。

-Wa,–strip-local-absolute

从输出符号表中移除局部绝对符号。

-Wa,-R

合并数据段和正文段,因为不必在数据段和代码段之间转移,所以它可能会产生更短的地址移动。

-Wa,–64

设置字长为64bit,仅用于x86_64,并且仅对ELF格式的目标文件有效。此外,还需要使用”–enable-64-bit-bfd”选项 编译的BFD支持。

-Wa,-march=CPU

按照特定的CPU进行优化:pentiumiii, pentium4, prescott, nocona, core, core2; athlon, sledgehammer, opteron, k8 。

仅可用于 CFLAGS 的选项:

-fhosted

按宿主环境编译,其中需要有完整的标准库,入口必须是main()函数且具有int型的返回值。内核以外几乎所有的程序都是如此。该选项隐含设置了 -fbuiltin,且与 -fno-freestanding 等价。

-ffreestanding

按独立环境编译,该环境可以没有标准库,且对main()函数没有要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操作系统内核。该选项隐含设置了 -fno-builtin,且与 -fno-hosted 等价。

仅可用于 CXXFLAGS 的选项:

-fno-enforce-eh-specs

C++标准要求强制检查异常违例,但是该选项可以关闭违例检查,从而减小生成代码的体积。该选项类似于定义了”NDEBUG”宏。

-fno-rtti

如果没有使用’dynamic_cast’和’typeid’,可以使用这个选项禁止为包含虚方法的类生成运行时表示代码,从而节约空间。此选项对 于异常处理无效(仍然按需生成rtti代码)。

-ftemplate-depth-n

将最大模版实例化深度设为’n’,符合标准的程序不能超过17,默认值为500。

-fno-optional-diags

禁止输出诊断消息,C++标准并不需要这些消息。

-fno-threadsafe-statics

GCC自动在访问C++局部静态变量的代码上加锁,以保证线程安全。如果你不需要线程安全,可以使用这个选项。

-fvisibility-inlines-hidden

默认隐藏所有内联函数,从而减小导出符号表的大小,既能缩减文件的大小,还能提高运行性能,我们强烈建议你在编译任何共享库的时候使用该选项。参见 -fvisibility=hidden 选项。

LDFLAGS

LDFLAGS 是传递给连接器的选项。这是一个常被忽视的变量,事实上它对优化的影响也是很明显的。

[提示]以下选项是在完整的阅读了ld-2.18文档之后挑选出来的选项。 http://blog.chinaunix.net/u1/41220/showart_354602.html 有2.14版本的中文手册。

-s

删除可执行程序中的所有符号表和所有重定位信息。其结果与运行命令 strip 所达到的效果相同,这个选项是比较安全的。

-Wl,options

options是由一个或多个逗号分隔的传递给链接器的选项列表。其中的每一个选项均会作为命令行选项提供给链接器。

-Wl,-On

当n>0时将会优化输出,但是会明显增加连接操作的时间,这个选项是比较安全的。

-Wl,–exclude-libs=ALL

不自动导出库中的符号,也就是默认将库中的符号隐藏。

-Wl,-m<emulation>

仿真<emulation>连接器,当前ld所有可用的仿真可以通过”ld -V”命令获取。默认值取决于ld的编译时配置。

-Wl,–sort-common

把全局公共符号按照大小排序后放到适当的输出节,以防止符号间因为排布限制而出现间隙。

-Wl,-x

删除所有的本地符号。

-Wl,-X

删除所有的临时本地符号。对于大多数目标平台,就是所有的名字以’L’开头的本地符号。

-Wl,-zcomberloc

组合多个重定位节并重新排布它们,以便让动态符号可以被缓存。

-Wl,–enable-new-dtags

在ELF中创建新式的”dynamic tags”,但在老式的ELF系统上无法识别。

-Wl,–as-needed

移除不必要的符号引用,仅在实际需要的时候才连接,可以生成更高效的代码。

-Wl,–no-define-common

限制对普通符号的地址分配。该选项允许那些从共享库中引用的普通符号只在主程序中被分配地址。这会消除在共享库中的无用的副本的空间,同时也防止了 在有多个指定了搜索路径的动态模块在进行运行时符号解析时引起的混乱。

-Wl,–hash-style=gnu

使用gnu风格的符号散列表格式。它的动态链接性能比传统的sysv风格(默认)有较大提升,但是它生成的可执行程序和库与旧的Glibc以及动态 链接器不兼容。

最后说两个与优化无关的系统环境变量,因为会影响GCC编译程序的方式,下面两个是咱中国人比较关心的:

LANG

指定编译程序使用的字符集,可用于创建宽字符文件、串文字、注释;默认为英文。[目前只支持日文”C-JIS,C-SJIS,C-EUCJP”,不 支持中文]

LC_ALL

指定多字节字符的字符分类,主要用于确定字符串的字符边界以及编译程序使用何种语言发出诊断消息;默认设置与LANG相同。中文相关的几 项:”zh_CN.GB2312 , zh_CN.GB18030 , zh_CN.GBK , zh_CN.UTF-8 , zh_TW.BIG5″。

币安链(Binance Chain)的”白皮书”

3月16日,币安面向开源社区发布了一则开发大赛的启事(阅读原文)。

文中提到了现有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些不足之处,号召社区成员与币安的技术力量一同打造新一代去中心交易链。为此举办开发大赛,以队为单位参赛,在6月30日前提交符合要求的方案,经评审后会发出总计高达100万美元的奖金。如果是在校大学生团队组建的团队提交的合格方案,无论优胜与否还将承诺至少有10000美元奖金。

有能力参赛的投资者并不多。但这则公告与所有的BNB投资者都有莫大的关系。

文中有这么一句话:

This paper outlines the high level requirements of what we are looking for, as well as our initial design philosophies for the Binance Chain.

也就是说,这次开发大赛的要求,就是币安链(Binance Chain)的设计思路。

换句话说,开发大赛的系统设计文档就是币安链的系统设计文档,也就是“白皮书”——一个技术方案层面的顶层设计白皮书。它描述了理想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里面应该会透漏出很多币安未来的规划,BNB未来的规划。

方案提交的截止时间是6.30日,Binance Chain正式上线的时间肯定要在这之后,所以现在可能还有很多具体方案没有确定。征集社区开发者方案,也是一个博彩众家之长的过程。

下面来细看一下这份文档。我挑出与方案本身有关,也就是我认为体现了Binance Chain未来属性(包括尚未确定的部分)的内容翻译如下。如果对参赛本身感兴趣,请直接阅读原文报名参加。


挖矿与共识

没有挖矿产生新币的机制,所有的原生Coin在创世区块已经发行完毕。可以采用任何可行的共识机制。

基础功能

原生币发送/接受的功能是最基础的。不限于链式结构,也可以使用Graphic。

发行代币

允许用户“一键发行代币”,只需要简单指定名称、总量、精度等,无需编写智能合约。

创建代币需要以原生Coin支付gas。

订单与成交

应当原生(而不是通过智能合约实现)支持用户交易两种不同的资产(资产指该链上原生Coin或者代币)。

限价GTC(Good till cancel,除非撤单否则一直有效)单是必须项。如果能够支持FOK(Fill or Kill)、IOC(Immediate or Cancel)、市价单(Market order)乃至其他的高级交易选项则更优。

一个“订单”应该包含以下信息:

  • 指定交易对
  • 交易方向(买还是卖)
  • 价格
  • 数量
  • 有效期(timeinforce)
  • 发起者

用户通过提交原生的订单来进行交易,用户需要为订单使用的链上资源支付gas。gas价格根据网络繁忙程度动态调整,gas在提交订单时即收取。

订单可以取消。取消订单同样需要消耗资源,遵守同样的原则收取gas。

当两笔订单成交时,会发生一笔交易。交易,应当是链上的一个原子事件,包含两笔相向的资产转移,因此同样需要收取gas。

每一笔交易应当同时生成交易报告,交易报告应当符合FIX4.4以上的协议格式。

撮合引擎

链上撮合或链下撮合均可。

节点

链上的节点需要处理:

  • 原生Coin的转移
  • Token的发行
  • Token的转移
  • 订单的发起与交易的执行

节点通过处理上述业务获取手续费收入

钱包

本次大赛提交的作品不对钱包的UI做要求,有完整功能的命令行版本即可。

ICO

不做强制要求,但是原生的ICO功能会是加分项。

实现

完全重新实现的方案当然是最受欢迎的。但只要没有版权问题,也接受由开源方案fork而来的实现。

注意:由于存在一个交易撮合了多个订单的可能性,请注意避开不支持“多入多出”原子操作的开源方案。比特币的方案是支持多入多出的(同一个转账交易可以有多个输入地址和输出地址)。

性能

一切的一切的前提,都是高性能。当任何炫酷的功能与性能需要权衡时,性能优先。

上述所有功能都要原生实现而不是以智能合约的形式实现。参赛方案不需要支持智能合约,不需要支持链上虚拟机也不需要提供任何图灵完备的二次开发语言。


下面说说我的理解。

币安想要做一个单纯的资产Token化的交易链。把交易这件事情做到极致。

为了交易的高效流畅,Binance Chain甚至没有打算做一个图灵完备的全功能链,没有打算做一个支持智能合约二次开发的通用公链,而是仅需要这个链有发行Token、ICO、交易的功能。

如果你不理解图灵完备是什么意思,我换个说法。

用手机做个比喻:现在的区块链好比智能手机,很强大,因此当然可以用来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但Binance Chain想做一个功能机,不能装各种各样的App,但是去中心化交易这件事情则高效快速。

拿比特币挖矿做个比喻:现在用智能合约实现去中心化交易所好比用电脑挖矿,而Binance Chain好比专门的矿机。矿机可能不能拿来看电影,但是挖矿绝对好使。Binance Chain可能不能拿来云撸猫,但是资产token化和去中心化交易绝对好使。

BNB还是那么多BNB,不增发,做燃料。

Binance Chain的节点可以获得收入,任何人应该都可以自行布置节点,相当于在Binance Chain上挖矿。

Ripple协议—Swift协议2.0?

近日,ripple在数字货币中表现抢眼,在沉寂很久之后,这个和普通数字货币气质不太一样的老大哥突然发力,ripple网络中的内生货币xrp价格从2分涨到1毛。这种上涨是否有根基呢?业内认为其上涨原因主要是因其号称自己搞定了银行,德国在线金融机构Fidor银行将使用Ripple协议作为其交易方式的一部分,美国银行、美国合众银行、加拿大道明银行、美国大通银行等也都支持ripple的支付方式。中国的宁波银行也曾有意向与ripple合作,但因政策原因还未确定。

Ripple是一个支付网络,理论上可以通过这个支付网络可以转账任意一种货币。区别于比特币,Ripple由Ripple Labs创立并推动其成长,属于半中心化的数字货币。目前全世界共有21个公开的ripple网关,“网关”是法定货币进出 Ripple 网络的关口,我们可以通过网关进行交易和兑换,这些网关目前支持USD、EUR、CNY、CAD、JPY、 XAU、 STR 、BRL、SGD、XAG、AUD、KRW、BTC、 LTC、NMC、PPC、DOGE、XPT 、NMC、 PPC、PAB、DRK、FMM、NZD近25种货币之间的兑换。

Ripple协议— Swift协议2.0?

目前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多数银行已使用SWIFT系统。SWIFT又称—— “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成立于1973年。相对于ripple,它的缺点在于手续费相当高,跨境转账的费用在7%左右,到账时间也要一周以上。如果从中国的工商银行打款给美国的汇丰银行工商,其采用的仍然是较古老的发电报的方式。在SMTP(简单邮件传输协议)诞生之前,雅虎和新浪邮箱互相不能发送,而通过SMTP,这两种邮箱之间便可以互相通信。在SMS协议投入使用之前,移动和联通之间是互相不能通信的,但有了SMS协议之后,两种通信网络之间便可以互相收发信息。Ripple协议也是起到类似的作用,可以将所有金融机构的清算连接到一起,采用技术手段来替代swift 协议中间需要人工记账的地方。

Ripple 交易协议即RTXP 协议,是一套在互联网上进行交易的协议。RTXP 协议的发明使得人们可以在分布式网络中转移价值,举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可以发送钱的邮件。目前,支付技术比通信技术要落后几十年 ,跨地域通信可以很轻松地实现,比如有SMTP协议后收发电子邮件收发信息变得特别容易。但是不同的国家收发货币却非常困难,因为每个银行都有各自个性化的风控体系和解决方案,有各自的独立网络和支付系统,银行间不兼容,导致每个银行之间的网络互不相通,传统的支付体系和银行都是集中式的支付,由一个点向四周扩散。但是ripple网络是分布式的,支持任意货币和任意货币的原子级交易。用ripple协议代替SWIFT协议,在合规框架内改进银行金融系统的协议不完善,起到补充作用。

Ripple协议与XRP币价

Ripple是一个货币的生态体系,而XRP是这个系统的法定货币。但如果Ripple系统足够好,使用ripple协议的机构和用户足够多,对XRP是有一定的意义的。但在此我们并不建议大家使用XRP做纯粹的投机性炒作。如果单从使用的角度来说,我们只需要25个XRP来激活账号,再买一两个XRP,就可以完成这辈子所有的交易,因为完成一次交易只需要十万分之一个XRP的交易费用。

XRP在Ripple网络中的作用主要有两个:安全以及媒介货币。

安全:Ripple 网络的用户并不需要使用 XRP 作为交易或者储存媒介。 Ripple 网络是基于共享账户总账的,所以一个恶意的攻击者就有可能制造大量的“垃圾账目”(也就是假账目),并试图造成网络瘫痪。为了保护网络不受“垃圾账目”的攻击,每个 Ripple 账户都需要有25个 XRP 储备才能制造新的总账条目。
媒介货币:xrp 更多的充当一种媒介货币的角色,提高全球不同币种的兑换效率,并降低兑换成本。

国内ripple的现状
在全世界的公开的21家ripple网关中,国内占三家,它们分别是Ripple China、Ripple CN、Ripple Fox。90后孙宇晨、国内数字货币早期玩家@独行巨蟹、张银海、Ripple Fox CEO梁然等纷纷加入ripple的创业中。
”如果把ripple理解为货币的互联网,那么点付就相当于互联网上的雅虎和谷歌。点付的前身是一个ripple网关,成立的目的是让ripple协议能够适用于个人商户以及企业级用户。ripple本质是一种协议,进行金融交易的互联网协议,这个协议支持交易,支持任意货币和任意货币免费互换,没有任何中介机构做担保,通过技术手段,像电子邮件一样免费开源,没有任何中心的管理者。而点付是基于这个ripple协议做的外部开发,让用户能够低成本的收取和支付现金,现在大约4%的费用停留在在各个银行的系统消耗,我们希望能够把汇款时间减到几分钟或者几秒钟,能够把4%的费用减少到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点付创始人张银海说。
随着ripple的推广,ripple吸引了一些新人关注,比如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但圈内的用户由于其去中心化的发行机制,前创始人Jed大量抛售等原因普遍不太接受ripple。

以上部分内容来源自《Ripple白皮书》和点付支付创始人张银海。

转载自壹比特,作者:小龟 原文链接:http://news.yibite.com/original/2014/1213/25565.shtml